漫谈内容流转(1)新思路

内容与版权

一条微博、一篇帖子、一个回答、一篇文章、一本书、一句话,都是内容。它是一个个文字或字母,按一定规则组成的结构。版权的确认过程,本质就是对其结构的审核(原创性、规范性等进行)过程。创作者完成版权确认,便对其形成合法占有。任何人对其消费和使用都需要得到授权,这种授权为创作者带来直接收益。

在过去,创作者的收入主要来自以版权为核心的各类权益费用,如稿酬、书籍出版、影视剧改编、二创等。由于内容的消费必须以副本的形式承载在特定的媒介上,因此无论是机构还是个人任何一方,如果想消费内容,都需要为其媒介实体付费。 比如,看一本书,需要购买或者借阅这本书,购买过程即是版权/阅读权/使用权的交割(后简称权益交割)的过程。购买完毕后,权益交割也随之结束,购买方获得了内容的版权副本,可以合法阅读、使用内容。在线下消费中,内容作品、承载媒介和版权副本是绑定的,流转方向也是一致的。

这种场景下,内容消费需求越多,版权副本交割次数就越多,对应的创作者收益也越高。

创作者如果需要获得更多收入,则只需创作更多优秀内容,使其能够产生足够多的版权副本,这种内容质量与收益的正相关,促使作者可以更专注内容质量。

对用户来说,通过付费,获得了内容的版权副本,可以合法的消费内容。而用户消费权益细节根据媒介不同有所差异,比如用户购买某本实体书,则永久获得了该书(内容副本)永久的阅读权。而这个权益的永久性取决于这本书是否发生了权益转让(二手售卖或借阅)或销毁。

因此可以说,在线下内容交易和消费中,创作者和消费者对交易过程和结果都相对满意。创作者创作内容,并生成版权副本进行售卖,消费者购买后永久性获得版权副本,并可以随意支配处理。

在互联网时代,一切变得不一样起来。

从内容结构看,互联网的普及和各类内容平台的出现,确实推动了内容的爆发。由于各产品形态和创作者差异,虽然内容创作形式变得多样起来,但其组织结构整体呈现出一种碎片化的趋势。比如微博的 140 字限制,明显地带动了内容碎片化浪潮;知乎的问答模式,又将内容组织形式超着新的方式引导。

从内容流转上看,由于内容承载媒介的变化,极大地便利和加快了内容流转。读者可以随时随意转发一条微博、附一条链接、复制粘贴、甚至截一张图,就能完成对原创内容的引用,并以读者视角进行流通,互联网让内容产生流转简单方便。

从确权过程上看,一方面由于内容结构特殊性,过去的确权形式难以适应互联网的确权场景,导致确权的评估难度变大、过程变慢;另一方面,互联网内容尤其是文字内容,再其创作出来并发布的那刻开始,就开始了流通(流转),并不断加速加速,而确权本身缓慢的过程,亦造成了确权与流转的不协调。

漫长的确权过程、多样的内容形态和高速的流转过程,形成了当前内容消费矛盾。

互联网场景下,虽然内容流转速度加快,促进了内容爆发。但由于这些内容从诞生那刻起,还没来得及确权,就开始以各种形式流转到广域网中,这种未确权的内容,未实现交割的权益副本最终成为了大众消费品。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种内容的爆发,是建立在原创者、读者权益和社会共同受损的基础上。

为什么是共同受损?

作为原创者,虽然内容被复制成无限多的版权副本,但其并没有从中获得相应的权益收入,甚至内容流转越快,权益受损越严重。即使创作者希望内容曝光,但曝光却带不来权益收益,这种矛盾的关系,和持续的负收益,迫使优质创作者转而寻求其他收益模式(如流量广告),而过度追求表面流量的创作者,以流量为目标,追热点,缺少独立思考,其内容价值也势必受到影响。 作为用户,对于付费获得版权副本的用户,随着内容被无限零成本复制,内容的稀缺性降低,版权副本价值越来越低,造成直接损失。对于其他用户,一方面虽然零成本获得了内容,但在非合法的内容流转过程中,内容结构产生影响,可能对内容本身造成失真;另一方面, 从社会角度看,如前面提到,当内容本身不带来直接收益,创作者便不会在内容上深耕细作。当用户没有形成为作品付费的认知,最终会使社会缺少了良性创作的土壤。

让内容、版权、内容流转绑定

将内容消费模式从线下场景搬到线上,不仅仅只是内容电子化,还要让内容、版权、内容流转再次紧密绑定在一起,才能组成创作者和读者共同获益的新模式。

流转

实现这种新模式应该满足几个条件:

  1. 内容价值:本身内容有价值或消费者认可其价值;
  2. 确权简单:有一套完善的机制,帮助创作者快速确权;
  3. 主权归属:作者能够完整拥有确权后的内容和流转信息;
  4. 版权副本:创作者能够自主设计版权副本类型和副本数量,并对其售卖流转;
  5. 创作自由:创作者可以在各类平台,完全自由的进行内容创作;
  6. 流通自由:内容作品可以简单的接入各类平台,使其可读、可引用;
  7. 售卖自由:创作者可以在各类平台,完全自由的进行版权副本的售卖;
  8. 永久存储/可读:消费者购买版权副本后,可以永久储存;

示例

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觉得这和 mirror 模式有些相似。确实很多地方契合 NFT 概念,而区块链技术也为这种模式塑造提供了可能性。但 NFT 创作者依靠 NFT 的稀缺性获益,而内容创作者应该依靠内容的流转获益,因为内容是创作者对知识的探索、总结和分享,天然具有传播属性,它的价值也应取决于其流通性,而非炒作出来的稀缺性。所以在底层模式设计上,应该更侧重激励内容的流通性,这是他们最大的不同,也是内容类 nft 的唯一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