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DAO 可道,非常道

让我们把 Web3 想象成是一个即将在新大陆建立起来的伟大国度。一个新兴国家要在这广阔无垠的土地上崛起,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土地?是金钱?还是——人?

比特币开创了这个数字王国的货币先例。经过一波货币发行浪潮后,这个国度已经有了充足的货币和各种流动性,且不论质地优劣,至少为人们带来了资产和劳动价值的充分交换。而以太坊带来了区块链,也就是带来了与众不同的土地。区块链是所有 Web3 基础设施、应用搭建和价值交换的底层环境。这种土壤是如此独特,以至于人们都相信在其之上极有可能结出别样的果实。

而人呢?Web3 经过不再是早期拓荒的阶段了,冒险家、投机者、建设者、好人、坏人……各式各样的人开始涌入这个世界。他们中有人来自学术科研机构,抱着实现理想的憧憬来到新世界;有人来自传统 Web2.0 科技巨头,抱着再现 1990 年互联网浪潮初期的夙愿,希望在这次的革命浪潮中建功立业;有人来自金融领域,这些和金钱一样永不休眠的人看准了大浪里夹杂着的黄金,他们深信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懂淘金的人,无论投机还是套利,他们让金钱流动,也为这个新世界带来荣光和罪恶。

当然我们也不能忘了,这个世界最底层的参与者、也是建设者、也是被“应许”享有这个世界主权收益的那一群普通人,才是这个世界的基石。他们被 Web3“创造-拥有-收益”的理念所吸引;他们不满被中心化的科技巨头盘剥和利用;他们希望自己付出和投入的成果能够被自己所享有、为自己带来真正的收益;他们渴望为自己而活,让自己的含金量被真正的回报所衡量。

以上所有这些人都是如此充满冲劲与能量!如何把这群风格不同、文化迥异、甚至事业与立场也参差不齐的人给好好得捏合在一起?用什么样的形式把最复杂的“人”这个因素组织起来,才能让他们爆发出最大的积极量能?这是本章需要讨论的问题,也是“DAO”这个全新的组织形式被提出和广泛讨论的大背景。

一. 散兵游勇?集团军作战?还是……?

2021 年之前的区块链行业。当时连“Web3”这个提法都还没出现。所有人对这个行业的印象都是“区块链看不懂”或者“炒币的”这两个概念。即便比特币已经面世超过 10 年,创造了超过 2 万亿美元资金规模的市场,但行业早期的从业人员主要还是以个人专家或小团队形式存在。时不时传来的某个团队取得里程碑突破的消息或某人一夜暴富千倍的神话,最多也只是让大家觉得“和我什么没关系”或者“这就是割韭菜的”。散兵游勇、各自为战的松散组织,并不足以构成在社会上形成“共识”的力量,影响力当然也就很弱了,这是问题所在。

在 2021 年下半年,有一个人的讲话改变了这一切,那就是扎克伯格(是的,就是那个被现在 Web3 从业者嘲笑为很假的科技巨头)。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做“人与组织”生意——也就是社交网络的科技巨头宣布它要改名为 Meta,并全力进军元宇宙和 Web3 领域。同时伴随而来的几件事件,包括:字节跳动 90 亿元收购 VR 设备商 Pico 剑指元宇宙社交; 美国国会举办 Web3 听证会并表示要“确保 Web3 革命发生在美国”; 中国多份官方文件表明要“运用区块链等先进技术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推动经济转型发展;红杉宣布 All in Crypto 和 DAO。这些事件几乎都是同时发生的,由于有这些事件是如此密集,而背后又都是科技巨头背书甚至主权国家的声音,这才使得公众终于认知并且相信了一股巨大的数字化 Web3 浪潮即将来临。

大家都感叹,正规军入场了,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了。于是大量的资金和注意力开始涌进行业,NFT 和代币等数字资产的价格被快速拉升,街头巷尾的阿姨们都开始讨论 NFT,春节联欢晚会上沈腾都开始在“元宇宙”贩狗了,并且还顺手带动了一个叫“Dogeking”的空气币拉升了 2000 倍。从一个极端向另一个极端的狂欢开始了,而此时最应该警惕,在浮躁期的市场里面,充斥着庞大的概念和狂热的人,但大部分可能都是不靠谱的。

image

奇怪的是,虽然巨头企业们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让 Web3 的星火在公众中燎原。但他们自己却似乎并没有因此获益多少。Meta 的股价在扎克伯格宣布改名之后,不增反降。字节收购 Pico 后也几乎没有什么动作,微软苹果谷歌等巨头依然保持“积极观望”,并不入场。这熟悉的场景,也发生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早期,传统巨头们犹犹豫豫、鞭长莫及,转身迟缓,他们立的 Flag 往往会在一段时间后显得异常尴尬和无意义。他们带来的社会关注度、流量、信众,当然还有资金,恰恰是培育他们竞争对手的最好营养。每一次范式革新,都伴随着对传统巨头企业走下神坛,人们之所以来到新大陆就是因为受够了那言不由衷和杀熟盘剥,好容易等来了新的可能,怎么还能把治理大权交还给他们这些寡头,想啥呢?

围绕着到底什么是互联网 3.0 背景下的组织形式,业内也展开了大讨论。有没有一种组织形式,既可以比散兵游勇的安全性大大提升,又可以具有集团军作战的规模性和效率,但同时不被寡头科技巨头们垄断和绑架?于是,一种全新的治理组织形式应运而生,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DAO。它的全名是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即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二. 什么是 DAO?

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说:“大多数技术倾向于让边缘化的工人自动地从事低级的工作,而区块链则是用自动化把所谓的“中心”给革命掉了。比如,区块链并不会让出租车司机失业,而是让中心化的出租车公司和 Uber 都失业,让出租车司机直接与客户合作。”

什么是 DAO?我把它表述为“一个全新的组织治理结构”。更具体地说,DAO 是一种流动的在线社区型组织,其资产由社区的贡献者管理,其行动由社区的贡献者决定。DAO 的组织基础是提交到区块链公共账簿的不可篡改和撤销的智能合约,而不是传统的“公司章程”。区块链技术保证了 DAO 的成员具有完全的可访问性、完全的透明度和退出权(通过分叉)。DAO 的代币决定投票权,根据群体优先级分配资金,激励参与,以及惩罚违反社群规则的行为。

Bankless 也给出了他们对 DAO 的简洁定义: “围绕某个共同任务为核心的数字原生社区。” 这种社区是自下而上、灵活且较为松散管理的。他们分享共同的使命和区块链智能协议、内部资本和社群规范。这种组织类型可用于管理几乎任何事物,包括:开源图书馆、NFT 收藏、社交俱乐部、新闻供稿、聚集劳动力等。

Orca 的两位作者 Julia Rosenberg 和 Maria Gomez 试图给 DAO 做更简单洁和正式的定义,他们认定 DAO 的要件包含了:1)开源和基于区块链的;2)成员资格是开放的;3)DAO 是独立团体;4)使用代币来管理协议和治理;5)使用代币分配内部资本来完成目标;6)具备自动化市场或功能;7)有防止小团伙勾结的机制;8)激励自下而上的社区参与机制。

如上文所说,到底什么样的组织可以解决“不可能三角”?对 DAO 来说,即便它诞生于虚无,且现在依然走在泥泞之中,但作为一个 Web3 原生的“人的组织形式”,对 DAO 的探索就是对 Web3 未来社会形态的探索。其前进的方向毫无疑问将改变社会、经济的各方面,也会改变你不远将来的生活。

大家仍在摸索和发声,DAO 的形式也可能在未来几年会有所改变。但无论它们被如何定义,它们都会逐渐发展壮大!如果说 2020 年是关于 DeFi 的年份,2021 年是关于 NFT,那么很多人认为 2022 年将是 DAO 的一年。

三. 起步:从拥有个人钱包开始

如上所述,DAO 的治理权和内部资本分配都是围绕数字货币进行的,这个组织的成员甚至不需要知道彼此的名字和长相,彼此之间都是以一串代码作为联系和区别的。在这种情况下,拥有一张“身份证”,才能使你可以向人表明身份、拥有自己的权益、记录自己的贡献、分配自己的收益、管理自己的财产。而这张身份证,就是你在起步阶段最需要的——“个人钱包”。

你的个人钱包是 Web3 经济制度和 DAO 的狂野世界的支柱,钱包就像你的个人数据保险箱。无论是以太坊上的 Metamask,Solana 上的 Phantom,Terra 上的 Terra Station 或其他,你钱包里的代币可以解锁你进入 Web3 领域的权限,而且只会在未来几年变得更加重要。

当然,钱包领域本身也在快速进展。五年后回头看今天的钱包可能会觉得有点好笑,例如我现在很苦恼的,每换一台设备、哪怕是浏览器,就要手动重置一遍数据,非常繁琐,只能安慰自己说这就是去中心化、去服务器的代价。不过,一些集成性的解决方案,例如 Zerion,就体现出钱包已经既可以作为“身份证”也可以作为我们集中管理自己全网资产数据的工具来使用了。

这个“钱包”里装的,可不只是你的“钱”哦。它包含了你所加入的 Dapp、你所购买的 NFT、你在 Web3 的“社会信用”评分、你的技能徽章、你的积累声誉。它就是一个集合了所有这些有形无形资产的前端,就像你的手机一样,个人钱包将成为你 Web3 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四. 最棒的入门方式:学习、做任务、同时赚钱

加入一个领域,固然需要学习和操练,但是你所付出的精力和时间,也是你对 Web3 领域的贡献。有没有可能,让你能从这种贡献中得到回报?那就是以 Rabbithole 为代表的,Web3 前沿领域中最令人兴奋的趋势之一:“边学边赚(Learn to Earn)”。

随着 Web3 的蓬勃发展中,用户需要花时间和精力去了解学习使用相关的产品,从而 get 这个行业的价值。而对于产品项目方,用户真正的注意力和参与度就是最稀缺的资源之一。有了这两方的需求,Rabbithole 就将其联系了起来。它给有兴趣的用户提供学习和测试新产品的任务,用户一旦完成相应的学习和任务,就可以获得该产品的代币奖励。

这对大家来说是多赢的。项目方使用他们自己的代币资金来打造流动性资产池,作为他们的获客和宣传成本;Rabbithole 从任务项目中获得收益分成;而用户当然也是赢家,既尝试了或者学会了 Web3 领域当下的热门和最新项目,同时也得到了代币奖励。举例来说, 用户单从“注册一个 ENS 地址”这一任务中就获得了难以置信的价值 1.75 亿美元的空投 ,这引发了当时的一小波热议。

虽然说,像这样的大型空投或许是不可持续的,但它们很可能也是一个试点。各类 DAO 组织都有很多钱并且最想要的是用户。这个市场对于那些愿意进行开拓的人是极其有利可图的:与 Rabbithole 类似的项目 Coinbase Earn 的年化收入就超过了 6000 万美元,而这只是 Coinbase 里公认用得最少的业务之一!

“Learn to Earn”或者“Share to Earn”玩法很容易被集成到 Web3 钱包中。他们是 Web3 用户学习的利器,而且这当中很多用户就是早期受益于此的 Web3 原著民,他们有足够的资金和信仰去支持这项计划。理论上来说,这还非常有助于为区块链带来更多的用户, 因为每一个区块链都能有一个“Rabbithole”。 世界太大了,天花板太高了,且这还是一个赢家通吃的世界,所以“任务开发者”这一工作在 DAO 的赛道中也是非常有利可图的。

如果你在上大学,我鼓励你用课余时间在 Earn、Rabbithole 和其他地方去学习和测试不同的 Web3 协议。最好的情况是,你在更多空投中发了大财。最差的情况?你不及格。如果你完成了足够多的学习任务, 并在面试时向你的雇主展示你的 NFT 勋章和总评分(Degen Score) ,你可能会被 Web3 公司当场聘用。“学习赚钱”或“分享赚钱”模式将取代那些线下培训的证书,并在很大程度上颠覆现在的教育融资模式。

五. 上手干活:Web3 的团队是如何开展工作的

经过了“新生入学培训”之后,你可以尝试以某种形式加入一个项目团队开展工作了。由于 Web3 行业的新兴属性,各项目方都有比较旺盛的招人需求,兼职和全职的机会都有。比较热门的领域主要涵盖 DevOps(Developer Operations)、研究、治理、大数据科学等。如果你要身兼数个团队(业界比较普遍)的工作,那么你需要建立你跨项目的持久声望。而 DAO 可能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Chris Dixon 将 DAO 的成员资格体系与历史上相似的情况进行了比较:

“就像威尼斯为欧洲的早期现代化所做的那样,Web3 正在重新定义全球人才如何协作、汇集他们的知识来一起工作的模式。就像 1970 年代的 Homebrew 计算机俱乐部那些聪明、热情的“业余爱好者们”聚集在俱乐部论坛上,来为“修建新生态,构建突破性产品和体验”的目标而协同工作。这些类似的人和社区今天就是通过 DAO 而组织起来的, DAO 是 Web3 组织协作的原生范式。”

Web3 生态系统的疯狂之处在于其全球可访问性。你不需要出生在特定的城市或获得顶尖的计算机科学课程的入学资格。自下而上的模型和 DAO 的“自愿加入”颠覆了传统的人才招聘模型。您可以一键加入心仪的项目方 Discord 群并开始你的工作,你不仅可以获得赏金或工资,还能通过向 HR 人员(很可能是一个智能 HR 合约或机器人)提交工作证明(POW)来赚取你的“声望点数”。您也可以直接在群里向 DAO 的委员会申请补助金或提交全职工作的申请。

人们同时为多个 DAO 工作的情况很少见,除非它担任非常有限的专家角色(例如创建数据表或其他研究报告)或单纯的后台职能。我们可以把大多数的 DAO 拿来和好莱坞比较。这些 DAO 作为制作公司为项目团队提供资金、指导和团队组建。而项目团队就像演员一样在演出中展现自己的能力和诚意,事成之后彼此解散并且继续下一个。大型 DAO 将是具有高度粘性的雇主,但大多数中小型的 DAO 将更加倾向于流动性的项目合作模式。这种 Web3 模式与传统好莱坞模式的主要区别在于,每个贡献者,无论大小,都可以保留与产品成功相关的回报,而且是持续的。

有一个挑战是,因为 DAO 的分工合作经常是全球性的,而全球性的报酬标准相差巨大。比如同样的工作,交给美国成员完成和交给孟加拉国成员完成,理论上他们要求的回报会差异巨大。像这样的情况是否会加速将白领的工作外包给海外那些成本最低的投标人,导致恶意和虚假的劳动报酬竞价?

六. 如何团结起来:DAO 的组织框架

有人问,DAO 不是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么?还需要什么组织框架啊?一人一票,绝对民主,有事儿大家商量着来,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不是应该这样么?的确,大家一开始也这么想,到后来发现乱套了。绝对民主的理想国,看起来在哪儿都挺难实现啊。

这中间主要会碰到三个问题:选民冷漠、多数人暴政、小团体共谋。面对绝大多数不那么重要的问题,“选民”们并不关心,投票率非常低,这使得治理变得低效;而面对某些重要问题,又会激起全员鸡血和亢奋,几千乃至几万人的社群组织公投,很容易使民众被某种冲动情绪裹挟,产生“多数人的暴政”;在这两种极端情况往复交替的时候,聪明人或者阴险之人,都会看透这中间的可操纵性,于是他们会基于各种目的、利用各种手段、开始拉帮结派、尔虞我诈,组成各种团团伙伙,随后整个 DAO 就会变得乌烟瘴气,进而支离破碎。这就是小团体共谋。

因此,Web3 社区很快就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即 DAO 的决策机制还是要借鉴传统公司进行一定程度的分层级。一个集中高效的投票机构、治理问责制、社区 HR 和运营者、用户参与激励计划、透明沟通渠道等,都是要改进和健全的地方。

从组织结构来看, Rari Capital 有一套很好的理论 。他们建议将角色分为“气泡”,每个气泡可以视作一个“子 DAO”,他们是在一个固定的“父 DAO”之内相对离散、流动、可自由组合的团队。这是 Yearn 开创并且还在使用的,FWB DAO 也在使用类似结构。这种框架的好处,还包括了能通过书面文档协同和留存(Notion 等协同工具)推动组织的规模扩大,并且为所有新加入者提供全面而实时更新的治理结构与组织框架,帮助他们尽快了解和融入。 image

信息流工具和决策工具方面,针对 DAO 的相关工具还有待大幅改进,目前都还处在初级阶段(好机会哦)。与管理一个完善的跨国公司相比,您可以更轻松地管理具有 NFT 或社群货币的全球 DAO 或子 DAO(任何远程工作为主或高度国际化的人都知道在传统领域里要建立这种基础设施是多难和多贵)。但有一个问题是,因为 DAO 具有自治属性,“多数人暴政”和“投票冷漠”问题依然是全民公投机制一定会碰到的问题。所以,基于所有投票权人授权的代理管理机构必须要被建立起来。不然当每个微决策都要需要投票时,DAO 的速度可能会变成龟速。

Orca 协议正在研究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方案。他们利用 NFT 作为访问代币,给社区成员组成一个叫做“Pod”群组的权力。这个群组具有一部分 DAO 的金库使用权,同时承担对应的责任。这就像选举出了一个个类似“居委会”的最小管理组织,只要定期让他们对该小组运营结果负责就好。但这种离散化的自治不代表没有监督。监督责任也落在所有人身上。在这种模式中,良好治理和糟糕治理的唯一分界线就是信息透明性是否良好,传递是否顺畅,绩效分析是否客观全面,以及刺激选民参与管理和监督的方法是否管用。

在社区 HR 和运营方面,如果你现在加入一个 DAO,你会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这里大概率已经有一个新的“管理人”了,你可以理解为是大多数 DAO 的连接枢纽,也可以称之为“首席社区官”。这个岗位对外指挥社群成员在网络上造势和搞事情,对内管理内部的文化氛围和规则制约的人,他们还负责引导新人获得正确的资源,快速融入。

大家最容易提出的疑问就是,目前的 DAO 的发展还没有非常先进,他们的制度更多被设计用来奖励早期“入群”的用户。如果按现在的规则,投票权按代币持有量划分,那么富人越发富有,金钱带来权力的问题会在这种组织下再次发生。而且和现实世界相比,这些超级富豪还可以匿名!基于以上这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我们才需要呼吁多方的介入,来共同完善这种新型组织的管理。政府和执法部门应该尽快考虑把 DAO 这种新型的组织纳入到法律规范中,给予一个合法的“身份”,这样其税务的征收、治理的合规性才能够被正式确认。同时,基于代币的治理准则也需要更多聪明的大脑一起来优化。例如 MarioVitalik 的代币治理准则,值得一读,在这里我就不展开了,可以到下面的链接里阅读。

2022 年被认为可能是 DAO 大爆发的元年。这个“代币治理实验”的形式是如此新颖,以至于要避免和解决类似“独裁统治”和“多数人暴政”这样的问题,这是我们永远不想在 DAO 这个全新的组织体系里看到的。实现梦想,打造一个更理想的归属地,需要所有从业人员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推进,我也期待投身其中和大家一起共建!

七. 需要一个好的帐房先生:DAO 的财务管理

2021 年经历的牛市是 Web3 短暂历史上最大的财富创造运动之一。任何在该行业有合理风险敞口的机构或个人的净资产在过去 18 个月里都飙升了 5–50 倍或者更多。这促成了一些 DAO 拥有了巨大的资金储备。尤其是一些运作良好的 DeFi 协议 DAO 本身现在价值数亿美元,有时甚至数十亿美元,大多是以它们的本地代币计价。其中两个最活跃的 DAO,Uniswap 拥有 40 亿美元的储备和 Compound 拥有价值 10 亿美元的储备。

看看这些数字,我们往往会觉得这些组织很有钱了,但深入研究他们资金库的组成就会发现恰恰相反。这些以原生代币计价的储备资金,其绝大多数的“价值”来自于一种反射性的信念,即市场总是会吸收新的供应,他们的强势代币总会值钱。这可能会发生在牛市中,但当牛市转向熊市,成交量消退时,情况会大幅改变。事实上,这正是今年年初市场崩盘时所发生的情况。

单一货币所构成的资金储备在 Web3 领域还是比较脆弱的,即便是那些顶级项目的资金池也还是没有出现太明显的多样化代币配置。

基于这种储备结构,在熊市或者黑天鹅事件期间,这些资金储备就等于任由市场摆布。在 2018–2019 年熊市中,一些最佳项目也难以生存。各个资产都有可能遇到一些较为严重的风险:智能合约故障、黑客攻击、Oracle 缺陷和代码错误。风险发生时,代币的价格有可能会在很短时间内大幅下跌,甚至在 DAO 考虑如何补救之前。如果这些项目的 DAO 在财务管理方面没有妥善采取管理措施,恶性循环是极有可能发生的。

尽管人们普遍表示要在顶级项目的 DAO 中实现更多样的代币储备金,但大多数 DAO 仍没有行动。这有几个原因:开发人员的过度自信、希望避免给社区留下大型代币持有者“倾销”自有资产的印象、来自监管方面的挑战等。但其实这只能归结为缺乏 DAO 的管理能见度和决策工具。

虽然像 DeepDAO 这样的工具在跟踪项目的财务数据方面做得还不错 ,但也并没有提供一个投资组合管理工具所能提供的全部功能。如果工具的进步能给 DAO 社区提供更好的财政分析支持,将可以大大改善他们的治理决策过程。

现在的 DAO 们普遍缺乏专业的财务经理和对于财务管理的敬畏之心,但这个是一个健全的正规化组织必须要做好的。所以, 专注于 DAO 的财务管理人员的招聘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 。专业的财务管理团队可以把资金储备进行明智的多样化,以确保它们拥有良好的资本架构来应对各种市场环境。不幸的是,你不会喜欢大多数财务经理提出的第一个建议:开始卖出。因为在牛熊交替时,资产快速飙升后的大幅度蒸发对 DAO 没有任何好处。

另一方面,投资者关系也是 DAO 的财务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在 Web3 领域,高质量信息的财务披露的重要性非常高。因为社区关系好坏会影响 DAO 与多方面的沟通质量——投资者、流动性合作伙伴、技术伙伴、核心贡献者、用户和其他网络推动者。

强大而透明的财务信息披露是传统公司良好治理的支柱,但其受会计周期的限制,将信息流限制为一年只有几次。而区块链技术和 DAO 直接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信息随时可供查阅,处理速度仅受区块传播的速度限制。区块链的开放和无许可性质导致了这个巨大的转变,重新定义了项目方与其投资者之间的关系。财务数据变得透明的、广泛可用并且随时可以访问。利益相关者能够实时跟踪他们持有资产的财务状况,信息管理者(如各类数据分析机构和媒体)可以通过开发人员、研究人员和数据科学家社区在任意时间内进行信息更新。不过我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还是,要加上一些自主选择性?

以上提到的相关工具包括:Token Terminal(基本数据)、The Graph(链上数据)、Nansen(资金流)、Dune Analytics(聚合指标)、DeFiLlama(TVL)和 Messari(市场数据和链下事件)他们是帮助投资者和用户全面了解各个项目表现的必不可少的工具。在全球的去中心化数据分析社区中,这些数据源的组合提供了很棒的成果。

上面这些基础零部件为建立优化的财报系统做好了准备。如果执行层面不出问题,Web3 项目的财务报表将与传统的财务报表大不相同!投资者不必再不耐烦地等待季度收益报告,协议声明变成了直接来自区块链实时数据流的动态文档。实时、透明、给人安全感的投资者关系管理,是一个合格的 Web3 DAO 应该具有的特质。

八. 合规化是必须的——DAO 的法律相关事务

政府通常会做三件事来劝你不要做它不希望你做的事情:征税、切断你的银行服务、行政或者刑事处罚。没有人能真正对抗这种国家力量,因此如何从税务、合规、合法的三个角度来发力,让 DAO 在现实世界中安全落地,是非常重要的课题。

理论上“银行服务”对 DAO 来说是最可有可无的,因为它本身就可以被视作一个去中心化的共享银行账户。区块链的匿名性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你免受责罚,但你真的这么认为么?各国政府在监管上确实有松紧之分,但除非你像 FTX 那样,把公司建立在避税天堂巴哈马或大力鼓励 Web3 经济的一些国家,不然其他各国政府或多或少都会对你施加监管,短期这种趋势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对于 DAO 的组织者来说,解决法律责任问题,将 DAO 纳入税收、金融和就业合规合法领域,将是很重要的任务。 a16zLexNode 都对如何将 DAO 实体创建为可能具有灵活、独立的子结构的合法组织,提出了一些很好的建议和模板供参考。专业致力于 Web3 合规化的法律服务项目 Openlaw 甚至宣布推出了自己的合规化的 “有限责任 DAO”,叫做“LAO” 。他们用它来团结能帮助 Web3 合规化的社会力量。由于这是在美国法律框架下的,我就不多讲了,链接在脚注上,大神们自己研究哈。

所幸的是,美国的怀俄明州已经在这方面跨出了领先的一步,因为 它是全球第一个承认将 DAO 作为一种有限责任法人的政府 。(有趣的是在 1977 年,怀俄明州是第一个承认实际有限责任公司的州。而美国国税局花了 11 年时间才承认这一地位。)这也是大多数 DAO 与 DAO 之间或与其他商业法人之间能合法做生意的重要基础!

鉴于迄今为止,很多政府对 Web3 所展现出来的又爱又恨的态度,我认为他们对非公司企业 DAO 也会采取类似的立场。这就意味着,那些将其判断为非法或者错误定位(比如把代币认定为非注册证券)的国家将会生生把创新者们逼向那些具有更宽松监管环境的国家。大量团队肉身出海,转战新加坡、韩国、葡萄牙等地的情况已经发生了,而且在他们看来那是无可厚非的。

九. 新的资本配置机制——Venture DAO

接下来我们重点看看两种特别具有变革性的 DAO:Venture DAO 和 Curator DAO。

如今,风投资金正在投资 DAO。或者投资用来组建 DAO 的基础设施 DAO,或者注册为投资顾问以消除某些监管阻止 VC 直接投资 Web3 的约束。原本的后期投资者们正在进入早期 A 轮。早期投资者正在转向永久性资本。聪明的钱自然知道资本市场是动态且发展迅速的。

Venture DAO 越来越火爆了,除非出现全球性的监管阻碍,不然到 2025 年,无论是管理规模还是活跃度来说,Venture DAO 都会是所有投资主体里的佼佼者。项目方的 DAO 并购也开始升温,未来可能会有大量的 DAO 与 DAO 之间的合并,或者 Web3 公司对 Web2 公司进行收购。而 Venture DAO 增长的唯一限制就是法律和监管。Decentralized.Co 对 Venture DAO 的未来做了畅想, 我把链接放在下面,值得一读。

![](https://qnimg.zhaobanxian.top/img/Qf9Bk1uyU1xB9RBWhhfCV.png “来源:Decentralized. co”) 在目前合规投资领域之外的灰色地带,有很多投资社群对投资工具有需求。人们一直在努力迭代 Venture DAO 的模型,并促使其合规化。风险投资公司 Metacartel 经过不懈努力,将代币的投资社会化,并组建了合法化的盈利 DAO——MetaCartel Ventures(MCV),为贡献者的流动性激励铺平了道路(这另一种更多工作更多激励的 PoW)。该组织可以投资任何可能被代币化的东西:Web3、公司、NFT、其他 DAO、虚拟土地许可证等, 这是一种灵活的“投机”,在“现实世界”中根本不存在。 如果不升级法律法规,它将发展成我们想象不到的样子。

十. 新的信息管理机制——Curator DAO

image

Curator DAO 指由代币驱动的信息聚合组织。这种由代币经济驱动的信息管理和分配组织可以取代集中的、广告利益驱动的传统媒体组织。他们将使得诸如媒体、咨询机构、非盈利组织、公共关系管理组织等需要依靠信息聚合与分发的组织,在公众中获得更强的特色识别度和更好的认可。对内还能减少低价值的冗余工作,让高价值的信息服务被更多人所拥有。

让我们从最重要的前提开始:信息聚合市场可以为让各个 DAO 社区众包完成高质量的信息处理任务并且给予对应的激励措施。即便现在的人们似乎真的很喜欢他们从奶头乐的快媒体垃圾信息中获得的多巴胺,但大家内心都知道这是有毒的,公众最终需要有人为他们提供高质量的东西,而且这种高质量要被正确的物质激励到,不然劣币依然会驱逐良币。

如何运用 Web3 的特性来做些改变?我们可以考虑一下三点:

  • 它将打破 Web 2.0 巨头公司垄断的数据孤岛,为可打通的、开放的“用户生成数据”(UGD)创造激励,让用户开辟一个没有壁垒,畅通互联的互联网数据底层。
  • 它允许你随时整合策划您想要收集和发布的内容,信息在你手里将像一个魔方一样,被你随意组合并即时产出对应的样子,而且可以被随时纪录,你认为重要的内容可以永不磨灭!
  • DAO 将允许你与某群体或某独立信息聚合 DAO 结盟,你们一起创造独特的、更大格局的信息聚合市场。

这为 Web3 机构替代谷歌搜索开辟了可能性,有了这替代方案,你再也不用看排名算法给你带来的广告了,你看到的会是为你定制的 Feed 流,并且可以根据你的心情切换信息过滤方式。

像 Substack 和 Mirror 这样的机构, 已经将创作者的长篇文字内容货币化 ;Pub DAO 正在立志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美联社,他们认为你不需要听 100 遍差不多的废话;Messari Hub 和 Analyst DAO,正在进行去中心化的代币研究;Bankless DAO 正在做多方面的开创性的工作,他们众筹出了多个子频道,并在其专门研究艺术、DeFi、DAO 等课题的社区中做深入拓展。

同样令人兴奋的,还有数据源的量化。The Graph 将一个代币管理模型变成了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去中心化区块链数据索引平台; Flipside 的 MetricsDAO 和 Dune DAO 专向研究各代币的经济指标; IndexCoop 等项目使信息聚合管理人和信息提供者能够利用他们的信息管理优势,将各种指数自由组合成为新的合成数据 。以上这些在受监管的金融市场中根本不可能实现。即使可行,也需要数年和大量的投入才能有初显成效。知名技术大神 Balaji 也一直在为内容创作提供奖励,比如他提出的一项众包创建全球通胀数据表的竞赛。

最后做个总结,Web3 对技术和商业范式的革新,比移动互联网所带来的升级更大。它对于社会和经济层面的影响,也同样巨大。要完成如此巨大而又艰难的任务,靠传统组织形式或者某种微创新,成功率实在太低,其犹豫徘徊乃至一不小心开倒车的概率肯定不小,而是错成本肯定较大。以什么样的组织形态,去团结什么样的人,是一项伟大事业首要考虑的。Chairman 毛有一句理论非常经典:“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得。”任何时候,谈论人和组织的问题,都是重大的问题。

Web3 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组织在引领?会是回归到传统的公司形式?还是浮现出一个“开源网络的有机集合体”?此中之 DAO,必非常道也。得益于先驱和建设者们的贡献,这个基础已经从海底浮出了水面,让我们如何不由得遐想,未来会有多么得不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