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Web3 金融市场基础概览

Web3 生态的稳健和安全性需要依赖像货币、区块链、DAO 这样的基础。而为了维持市场的活性和生长潜力,另外一种“生长激素”也是不可或缺的,那就是让资产充分流动的金融体系。

Web3 的“贡献-拥有-收益”,与 Web2 的区别是什么?当然就是拥有和收益。Web2 巨头们把用户的数字资产、关注精力与时间都占为己有,变现为自己的利润;而 Web3 正是要让用户享受自己财产所带来的收益。因为只有收益权,才真正体现了拥有权(你细品)。

传统 Web2 金融市场的收益,被投资家和华尔街银行家所把控,他们是传统市场的巨鳄,几乎不会有正常人觉得自己可以玩得过他们。但 Web3 要打破的不就是这样的事情么?

在这片自由待开发的世界,货币准备好了,技术准备好了,人也来了。于是,大量天才们开始涌入,无论是为了逐利还是为了建设,他们创造了属于 Web3 的独特金融系统,让金钱和收益在人们当中开始流动了起来。

这催生了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催生了 DeFi(去中心化金融),催生了 DAO 的金库,催生了一年万倍收益的暴富者,也催生了大量绿油油的韭菜。不可避免的,这个野蛮生长的“金融怪物”,也催生了监管者的注意力和传统金融业的敌意。

Web2 巨头中最跪舔 Web3 的巨头 Meta 发布 Q4 季报后,股价暴跌 26%,但 Web3 里却风平浪静。因为这正验证了:去中心化的事情,不管中心化巨头怎么努力,都做不好。

此刻,Web3 金融市场里,充斥着金钱的狂欢、激烈的搏杀、黯然的神伤,还有持续不变得对未来的希望。摸清金融这条洋流的方向,对于深刻理解 Web3 市场至关重要。因此,我接下来会花两章的重点篇幅,来好好讲他一讲。

一. 数字人民币领跑全球央行数字货币

引入 Web3 金融概念的第一部分,我们首先要谈的就是一种特殊的数字货币——由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CBDC)。这一概念首次被提出时,可以说是货币领域最新进化出来的利器。因为什么?因为这种货币将会使所有的金融交易都被纳入到一个巨细无遗的强力监管大幕下,它能细化追踪到每一个人的每一笔交易,是的你没有听错!

这一领域的全球领先者,是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其背后的考量其实也非常明晰。而西方国家则对此有着深深的焦虑,深怕在这个赛道上被中国甩开,于是他们也在试图尽可能快地模仿。不过,这种强力插入到举国上下每个人的每一个交易里的执行力,哪里是西方政府能办到的?即便技术上不难,但在西方的国民意识和政治制度之下,要完成这样的“壮举”,是非常高难度的。

数字人民币与中国 Web3 政策目的一样,最终是为了消除金融管控的漏洞。一位分析师说, 数字人民币将使流往澳门的资金减少 6000 亿美元。

数字人民币很可能是用来取代美元作为出口储备货币的长期行动中的第一步。有一个可能的发展方向:中国建立一个两级的数字人民币支付系统,其中一个让它在国外匿名流通,另一个在国内完全可监督交易,类似于 ZCash 的功能。而那个在全球流动的匿名人民币池,只需要在与中国的互动点上加以监控识别,就可以让其流入国内之后变得合规与透明。

如果这么操作,数字人民币可能很快成为一个西方货币体系的强大竞争对手。中国现在是大多数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包括欧盟。如果中国能确保为全球流通的数字人民币提供相对优良的隐私保障, 这会对美元的全球储备格局构成真正的挑战。

二. 西方国家的 CBDC 纠结

西方国家自然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压力,美联储在今年 1 月 20 日姗姗来迟得发布一份数字美元研究报告,审查自己的 CBDC 可行性,但最终也并未得出什么明确得结论。中国的体制会使央行数字货币走得更快、有更好的协调和可执行性,并从一个更大的贸易网络开始其全球化输出的进程。与此同时,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确实对他们自己该不该发行 CBDC 感到左右为难,因此进度确实很慢。

一方面,美国和欧洲担心数字人民币能让中国迅速在全球贸易中挤占他们的主要货币地位,但另一方面,也有大量的声音担心 CBDC 将会使得交易监控、审查和民众抱怨的存款负利率成为一种常态化,这被西方媒体称为“劫富不济贫”。西方的政治体系和国情不太能支持这种价值观的实现,他们很纠结。

在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证词中,美联储主席 Jerome Powell 似乎也同意这个观点。他告诉委员会,对于 CBDC 的好处是否会超过其潜在的风险,他仍然“合法地没有决定”。 他说,有效监管稳定币可能会是一个更简洁优化的方案 。美联储表示如果没有白宫和国会的明确支持,他们是不会发行 CBDC 的。

三. USDC 这样的稳定币才是美国的朋友

Jeremy Allaire 所创立的 Circle 公司发行了美元稳定币 USDC,这玩意儿被很多西方媒体和意见领袖认为是比央行数字货币更好的选项,大致有三方面的理由:

1)如果某种稳定币的流动性好、且能够受到良好的监管,那么其融入到整个 Web3 生态并被追捧就是大概率的事。除了 Tether 公司发行的“欧洲美元”稳定币 USDT 外,Circle 公司的 USDC 也是当今美国的严肃且有成绩的稳定币。

2)USDC 是唯一在 Binance、Coinbase 和 Kraken(以及 Huobi 和 OKEx 还有大量其他去中心化交易所)之间已经可以互通的稳定币,而且它也是一个强大的 DeFi 货币流通桥梁,能有效吸收欧洲美元 USDT 的市场份额。在这种分布的广泛性上来说, USDC 拥有目前唯一能与 USDT 抗衡的体量。

3)美国这样的国家,真的会坐等数字人民币取代美元成为全球储备么?不会。而他们自身在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的过程中又困难重重。所以拥有完全储备、良好监管的稳定币肯定会是另一个选项。

USDC 有很多值得美国喜欢的地方,它已经是多链的、是 DeFi 中流动性最好的稳定币、是具有安全性的(Circle 公司每月都会发布由前五大审计师提供的储备审计报告)。USDC 的创造者(Circle 和 Coinbase)拥有很好的信誉,自 2012 年以来,他们热衷于建设合规的 Web3 支付基础设施,且 USDC 的市场份额也一路从 6% 追赶至 25%。一旦 Circle 通过 SPAC 上市,它也可能受益于上市公司的光环效应,并为其资产负债表增加近 5 亿美元的额外现金。 image

四. 传统 TradFi 是前浪,Web3 金融是后浪

TradeFi 是指传统金融交易机构,包含银行、传统交易部门、主要资产管理公司等。Web3 金融则是指基于区块链的金融交易机构,分为 CeFi(中心化金融,比如 Coinbase 和币安)和 DeFi(去中心化金融,比如 Uniswap 和 Pancakeswap)两种形式;传统金融 TradFi“老钱”们一直认为他们迟早可以进入 Web3,而且会依仗其强大的力量,推出各种各样的产品,抢夺新兴的 Web3 市场。但其实真到那时候,游戏可能早就已经结束了。

事实上,Web3 领域的金融建设者们早就已经把传统金融玩家们甩在身后了,且他们不会把领先优势还给华尔街。笼罩在整个行业的监管风险使 TradFi 机构始终游离在 Web3 领域之外,阻碍它们累积必要的知识和人力基础,这毫无疑问会让他们在 Web3 金融服务领域缺乏竞争力。

Web3 公司整体表现得更强、更快、更积极,而且不受那些老旧的 TradFi 基础设施的束缚,优秀人才们也在向这个方向移动。而且这个迁移还处在坡长雪厚的几十年风口的早期呢!

举些现成的例子:如果投资人要场外借贷,他们已经不去高盛了,而会去 Genesis 公司。 这家公司在不到 2 年半的时间里创造了近 2000 亿美元的贷款 ,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数字资产借贷公司。期货投资人宁愿选择去 Binance 或 FTX 购买比特币期货而不是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买卖。即便 Fidelity 可能是传统参与者中 Web3 创新做得最好的,但他们也正在被 Coinbase Institutional 挤占市场,该机构目前已经成功将全美前 100 家对冲基金中的 10 家转化为了客户。连最后的买单人——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 FDIC,都即将使用 Anchorage(刚获得 KKR 价值 30 亿美元估值的 D 轮投资)来参与银行的倒闭清算工作, 这使得 Anchorage 成为 Web3 领域第一个参与政府货币机构监管工作的创业公司。 在 Web3 领域,前浪们已经几乎没有地方施展拳脚。

五. 交易所风云:CEX 已经被 DEX 追上了么?

上文我们讲到,Web3 金融分为中心化金融和去中心化金融两派。实际情况是,去中心化交易所(DEX)的增长速度非常疯狂,它们比它们的中心化对手(CEX)提供了更好的用户体验,包括更全面的资产覆盖、更友好的访问便利性,它们在吸收全球交易所的流动性方面做得很好。权威分析机构 Chainalysis 表示,一年内,CEX 受 DEX 冲击而关闭数量将从 200 家上升到 650 家。DEX 的良好势头将在长尾资产和新的合成产品方面持续,因为基于开放源代码的去中心化市场将比集中性的中心化市场更广泛、更有活力。更别提,在这次的俄乌战争中,CEX 的背后都站着美国政府,他们对于俄罗斯用户和资产的查封与冻结,让人清晰得看到了背后主权的影子,请记住,CEX 并不能确保你的资产不受主权管制。

不过,首先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中心化交易所 CEX 的现状吧。目前 CEX 基本上有三个阵营:

  • 第一阵营是前三大“神级”交易所是 Coinbase、Binance 和 FTX,谁坐第一把交易可能取决于谁能在推出新爆品的同时赢得监管政策的胜利。
  • 第二阵营是 Kraken、Huobi、Kucoin、Gemini、OKEx 和 Bitfinex,他们的交易量相对落后,但这个梯队依然具有重要作用和地位。这个梯队的份额起起落落,是一种相对健康的动态。
  • 第三阵营将会是地区优胜者们的:韩国的 Upbit、日本的 bitFlyer、拉丁美洲的 Bitso、印度的 Coinswitch Kuber、非洲的 Luno 等。

下面让我们简单分析下第一梯队的“三神”吧:

Coinbase 拥有惊人的增长和先发优势,作为第一家 IPO 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他们有免费的光环和充足的流动性股本。他们可以用这些资本在收购中挥霍,快速攫取增量市场和用户,这种无机增长(指以收购快速扩张规模的方法)的打法非常霸道。同时,他们也比较稳,他们是当今顶级交易所中监管定位最稳的。

Binance 币安是三巨头中最大的交易所。它虽然看起来已经到了“太大而不能倒闭”的状态,但又始终被各国政府警告、剥离、或者宣布为非法。在过去的一年被世界各地监管者“追捕”后,创始人赵长鹏好像终于准备要妥协、安定下来了。因为已经有迹象表明他们已经在接触多地政府, 要接受政府作为投资者了 ,但问题在于,到底是谁会接受他们?之前被认为最有可能的新加坡政府已经彻底将他们扫地出门,转而给其他的交易所发了牌照。但即便如此,币安的 BNB 代币(仅占交易所利润 20%)在去年也突破了 1000 亿美元的市值, 成为了史上业绩和代币市值双双最快突破 1000 亿美元的公司。

FTX 是现在最热的当红炸子鸡。今年有很多关于其创始人 Sam Bankman Fried(简称 SBF)的热议,说他是混世魔王,是世界上最富有的 30 岁以下的人,是利他主义者,是演员 SizeChad 的模仿者(搞笑),老实说,这些热议都是有道理的,对他的褒奖也是当之无愧的。他创立的 FTX 以超凡脱俗的速度发展,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用不到 100 名员工建立了 250 亿美元的业务。他们是有史以来增长最快的交易所,领先于 Coinbase、Stripe,甚至 Binance,他们在竞争残酷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做到了这一点。以下是他们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只需 10 个简单的步骤!

  • 利用过去成为 BitMEX 上顶级交易员之一的 Credit 融一笔资;
  • 在 FTX 的创业初期做市;
  • 让交易员自己为其他交易员制造产品——比如杠杆代币和代币化股票;
  • 使用代币来加速早期的客户获取,不然转换成本太高;
  • 把最大的移动交易平台 Blockfolio 买了 ;
  • 成为未来总统竞选活动的第二大捐助者;
  • 在体育运动上花费了惊人的 5 亿美元做市场营销(包括超级碗),建立品牌知名度;
  • 选择正确的一层公链 Solana,帮助它扩展 DeFi 生态系统;
  • 用它来封神,把早期比特币拥有者们(Web3 老钱)从以太坊拽生态里出来;
  • 再融一笔大钱,确保弹药充足。

上述这三家 CEX 的目标是想拥有覆盖全互联网规模的交易所 ,上述三位中可能有一位可以做到。到 2030 年,我们应该能看到万亿美元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诞生。

六. Web3 金融的托底——托管方

托管方是 Web3 金融的拖底,因为大家都需要对客户的资金进行登记、贷款、做市、监管等托管行为,这些是 Web3 公司会被监管的领域。在未来几年里,我们可以预测传统金融机构 TradFi 在 Web3 领域的进入突破口,将是并购托管方,使自己成为 Web3 数字结算的底层设施。大多数的投资者和数字资产拥有者在进入 Web3 领域时,将选择托管方托管而不是自我托管,因为这样可以更加确保安全和万一遭受损失后的保障。

像 Anchorage、BitGo、Fireblocks 和 Ledger 这样的专业托管机构最近都因为传统基金的兴趣爆棚而成为独角兽。而 Bison Trails 为 Coinbase Cloud 提供的基础设施也显示了托管节点和质押市场对这些公司来说是多么的有利可图。他们仅在第三季度就获得了 8000 万美元的质押收入,而其他基础设施公司,如 Blockdaemon、Figment 和 Alchemy 也已经筹集了大量资金准备进场。

集中式托管的风险没有想象中这么大,Coinbase 有总流通 10% 的比特币持仓,不过其中半数是因为其扮演了 GBTC(灰度信托发行的一种比特币股票)的托管方。而 Ledger 更是被预估会托管 15% 的全部数字货币。未来,用户通过冷钱包等方式进行自我托管方式对比大型中心化托管平台的使用比例,可能会是 50% 对 50%。储蓄者们会把他们的大型投资存放在托管或者半托管账户里,而把他们的流动持仓放在类似支票的账户里。

七. Web3 支付系统的创新

伴随着稳定币的爆发,Web3 支付系统的创新趋势也令人十分兴奋。过去的几年里,比特币、以太坊和稳定币的结算量都增加了好几个数量级。而我们加密行业的从业人员猛然发现,我们是有多久没用过那些商业银行老旧、复杂而又呆滞的转账系统了?

在支付领域,有一些独特的机会正在浮出水面,比如:薪资整合、流支付、二次方支付,以及与慈善机构的对接等等。下面我来例举一些天使阶段的项目,它们都是杀手级的支付基础设施,他们去年的交易量都是直线拉升的态势。

  • 薪资方面: Juno。Web3 的薪资解决方案,这类工具将大大简化薪资发行者的流程,使员工 能轻松收到 Web3 工资的同时也满足了税务合规的需要。很多头部 Web3 机构正在使用 Juno 来支付工资,而 Juno 代币的涨势也非常喜人,从去年 11 月推出到现在,已经上涨了接近 4 倍。这在熊市里是极其优异的表现。
  • 流支付:Superfluid。早在 2015 年,Streamium 就开始做流支付,这是一家比特币流支付公司,有点像闪电网络早期的状态(Streamium 如今转型成为 OpenZeppelin)。在今天的比特币网络上,Strike 也是类似的解决方案提供商。但我对以太坊上的流支付最感兴趣。Superfluid 可以整合处理订阅、工资、奖励或任何其他价值流,然后进行连续和实时的结算。 Multicoin 资本将其称之为“网络化现金流”。
  • 二次方支付: Gitcoin。 他是第一个采用二次方支付(用来平衡一人一票和一币一票的方法)的主要项目 ,因此也吸引了不少关注,这是一个杀手级的 Web3 原型产品。Gitcoin 通过社区而不是委员会在 Snapshot 平台上提案投票,以及采用非财阀垄断的民主公开辩论等特性为“公共福祉”项目提供筹资助力,这可能是日后 DAO 金库大规模解锁的最佳方式。
  • 慈善捐赠: The Giving Block。捐赠升值的 Web3 资产为捐赠者提供了双重好处:你避免了所捐赠财产的资本利得税,而且你可以在申报里注销这些赠品的全部流动价值。今年,Giving Block 通过将这一想法带入主流而引爆。他们经手了 1 亿美元以上的捐赠,而且这还是刚刚开始。
  • 新兴市场: Valiu。在大多数发达国家,我们仍然认为货币稳定是理所当然的。随着通货膨胀率达到 7% 的历史高点,这种观点才会改变。但对于委内瑞拉这样的新兴市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事实,他们经历了灾难性的货币危机和政治动荡。因此我们可以继续押注于像 Valiu 这样为危机地区带来支付稳定性的顶级汇款平台。

Web3 支付领域实在是太大了,无法全盘一次说完。像 Coinbase 宣布与 Visa 合作并推出了 Coinbase 卡;BlockFi 宣布推出比特币奖励信用卡;支付巨头 Stripe 正在招聘一个 Web3 团队并将 Paradigm 联合创始人 Matt Huang 纳入其董事会;万事达卡与 Web3 金融生态企业 Bakkt 合作;Visa 通过购买 Punk 的方式向朋克摇滚的精神靠拢;波兰支付公司 Ramp 以 3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资金;Moonpay 以 34 亿美元以上的估值获得了老虎基金和 Coatue 的投资;这一切看起来是不是有点热过头了啊?哈哈。

八. 一种合规的“Web3 数字证券”?

Republic Crypto 是一个比较奇葩的“数字证券”交易平台。因为除了它,似乎还没有其他所谓的“数字证券”交易所正式获得相关监管机构的认可。

Republic 正在建设一个数字资产二级交易平台,它刚刚完成 1.5 亿美元的 B 轮融资。他们的数字资产二级交易流程拥有唯一的合规性,这使得其日后可能会变成行业标准。在大多数 Web3 项目被视为“末日证券”的情况下,他们竟然可以把两者结合起来,看来实力不错。首席执行官 Kendrick Nguyen 并没有回避这个现实:“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将 Web3 数字资产视为“证券”的前提之下的。他们已经被置于美国证券法的框架之下。”

九. 比特币期货 ETF,美国的笑话

10 月中旬批准的比特币期货 ETF(交易型开放指数基金)对“非华尔街投资者”来说很糟糕。尽管名义费用仅为 65–85 个基点,但依据其糟糕的结构、加上比特币的持续波动、以及市场里确定的长期看涨趋势来判断,这些有毒资产很可能会使投资者每年损失近 5–10% 的隐藏成本,即便 Bloomberg 乐观得指出, “Web3 印钞机又开了,无风险套利机会回来了”。

由于像 Proshares 的 BITO、Van Eck 的 XBTF 和 Valkyrie 的 BTF 这样的基金被要求扩大比特币期货的流通量,这些期货的长期合约一直以高于短期合约的价格交易。这种“期货溢价出血”给华尔街做市商带来了显著的收益,代价则是 ETF 的持有者们将受到直接的损失。

亚瑟·海斯(Arthur Hayes)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写了一篇关于这个的文章:“可以说,这种期货结构对于追踪石油等实物商品的 ETF 来说还能接受,毕竟这些商品的期货合约不太会有实物的交割。但对于像比特币这样的资产来说,这种结构是疯狂的。因为它既有健康的现货市场,也有投资者可以托管实物而结算期货的简单机制——比特币钱包! 这种东西面世的第一天就表明了新的比特币 ETF 的持有者会是输家。 ”我们只需看看类似的结构性大宗商品 ETF,就能看出在这种结构下 ETF 可能会有多大的损失——石油期货 ETF USO 在过去五年中下跌了 38%,而基础实物资产实际上涨了 62%。 image

发行比特币期货的 ETF 实际上只会给对冲基金巨大的套利机会,ETF 的提供商、清算所、期货经纪人、管理人、审计师、律师事务所、CME(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和对冲基金这些参与其中的机构都能从中获利,华尔街再一次变得更加富有, 但被割韭菜的永远是那些持有基金的散户投资者。

华尔街喜欢他们能从中获利的产品,而现货 ETF,尽管它很出色,但却不能让这些产品的传统参与者获得套利机会。这些期货机构是不会情愿让商业银行这种能使用免费资金来进行基准交易操作的机构入局的,毕竟狼多肉少啊。

比特币现货 ETF 本身是成本较低的选择,但美国证监会 SEC 不太可能很快批准现货 ETF,事实上他们去年 11 月刚否定了 VanEck 申请的比特币现货 ETF。SEC 始终坚持,比特币现货如果不作为证券来监管,你们就别想安心搞事情,好吧,完美!

事实上,自从 Winklevoss 双胞胎在 2013 年中首次提出现货 ETF 申请以来,市场投资者们错过了比特币市场 1000 倍的升值机会。而现在他们也可能在比特币期货 ETF 上每年损失 10% 给华尔街的那些人们,而上涨的可能要小得多。这些产品的公开成本在去年的牛市里看起来都低于 1%,但在 2022 年的熊市里,它们的合约净成本很可能将超过 10%。

十. 灰度信托 GBTC 和 SEC 的双簧戏

当谈到对 Web3 市场散户投资者的保护时,更能看出 Gary Gensler 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其最终原因与灰度基金的比特币信托股票(GBTC)有关,它是 Web3 中最诡异的产品之一。这个比较复杂,解释起来可能没完没了,所以我按照其内生结构,挑重点讲一讲。首先,您需要了解一些最基本的组织结构图:

  • GBTC 是灰度(Grayscale)旗下一支现货比特币信托基金的公开流通股,记住它是股票。
  • 灰度是信托的发起人,旗下有若干个类似的信托基金。
  • 灰度旗下的信托基金们总共持有价值 400 亿美元的比特币,其管理年费为 2%。
  • 数字货币集团(DCG)是灰度公司的 100% 控股全资母公司。

然后你需要了解它和普通 ETF 之间的区别:

一般普通的现货大宗商品 ETF(如黄金的 GLD)有“授权参与者”(经纪人),通过交易潜在基础资产和它们所代表的股票,创造并赎回“一篮子”股票,直到每股价格等于潜在基础资产净值(“NAV”)。如果对 ETF 的需求大于潜在的日内需求,这种股价高于 NAV 的情况将吸引经纪人购买比特币,并通过将比特币发送到信托工具来创造新股,然后在公开市场上出售这些新创建的股票。如果股价低于 NAV 时,情况正好相反,经纪人将购买股票,以信托基金赎回它们,并拿回他们的比特币。这些创造和赎回每天都在进行,以确保 ETF 的市场价格反映了基础资产的净值。

而灰度信托公司却不是这样的。你今天看到的 GBTC 股票是通过证券法的一个漏洞进入市场的。这个漏洞使得灰度的授权参与者(另一个 DCG 附属公司 Genesis Global Trading)从合格投资人那里为其信托基金筹集资金,然后依据所谓的 Rule 144 在六个月的锁定期后,投资者可以在 OTC 市场(不是纽交所)抛售新创建的 GBTC 股票。它的形式看起来像一个 ETF,但事实上这是一个“后门 ETF”, 也有人称之为浮士德交易(恶魔交易) 。主要原因是:

  • 6 个月后的公开市场价格的浮动肯定会影响抛售价格,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如此巨大,其结果难以预测;
  • 这个机制里没有可以通过转换那些股票来取回买家比特币的赎回机制。
  • 因此这是一种投资者手中比特币有去无回的单向资金流动。

第 144 号规则的漏洞,为早期认证投资者(可能是庄家)提前涌入灰度信托铺平了道路,然后在锁定期后将其转到零售市场卖给散户以获得巨额溢价。长期以来,对公开交易的比特币金融工具的需求超过了供应,GBTC 股票是唯一合法的游戏,而 SEC 也在其他的 ETF 提议上拖拖拉拉。这种持续的公开市场溢价对灰度信托基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引导机制,早期认证投资者从这种价差中赚了惊人的钱,总计数十亿美元。这些都以之后进入接盘的散户投资者的损失为代价,且这得到了 SEC 的默许。

GBTC 溢价持续的时间比大多数人预期的要长得多。但随着比特币供给的增加和价格的下滑,过度拥挤的灰度交易滑到了负值。新创建的股票在第一季度充斥着市场,使得现在产生了供过于求的情况,从 2021 年 3 月开始,就产生了持续扩大的折扣,别人把钱都割走了,而接盘侠们却没法赎回?!

image

因为如果投资者可以选择在该信托基金中赎回 GBTC 股票以换取在现货市场上价值高 15% 的比特币,那么这种巨大的缺口就可以被快速弥合。但问题来了,SEC 拒绝批准现货 ETF,接盘的投资者们不能以赎回基金的形式拿回他们的比特币。那些可怜的韭菜只能在被套和无尽得等待中直面那永远不会到来的资产净值回报,并且持续被灰度收取 2% 的年费!

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其实还有一个逃生舱口!虽然 Grayscale 不能继续发行新股,也不能提供赎回计划( 他们在 2016 年因这样做而被 SEC 扇了耳光 ),但他们可以寻求所谓的 Reg M 赎回,因为他们已经在 GBTC 折扣期间暂停了新股发行。问题是,灰度没有义务一定要做 Reg M 赎回。

灰度公司实际上说了几件真事,但不是全部事实:“我们在 2016 年因 Reg M 赎回计划而陷入困境,这就是我们暂停该计划的原因”和“GBTC 投资者在公开市场上可以获得流动性,我们正试图通过将信托基金转换为 ETF 来缩小资产净值差距。”这些确实是真的,但也证明实际上继续谋求赎回计划是可能的,但他们不再会做这个选择。

灰度作为发起人,是回购与否最终的决策者,他们干了三件看起来就像绑架投资人的资产,当作与 SEC 在 ETF 转换计划中谈判筹码的事情。1.他们装模做样得提交了 ETF 转换的文件 2.他们不会执行 RegM 赎回计划 3.如果无法转换现货 ETF,他们很可能清算其信托基金。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是把这些资产看作是价值 10 亿美元的收入保障提款机。

与此同时,灰度的母公司 DCG 还与灰度之间唱双簧,他们所宣称的 GBTC 关联回购本身并不表明积极的信心,而只是为了避免股东愤怒而将资金从一个口袋转移到另一个口袋的把戏。让我们看看今年 DCG 频繁发布的“新闻”,以及他们关于回购 GBTC 的公告。他们明面上讲他们批准了 10 亿美元的授权,但实际他们只花了 4 亿美元。这不是什么拯救散户的英雄主义,而是一个没有风险的内部资金腾挪的障眼法,因为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动机允许投资者赎回。

SEC 在这件事情上面,与其说是视而不见,更不如说像是同谋。他们允许 GBTC 和信托公司资产净值之间存在近 100 亿美元的差距。而灰度以 0% 的紧迫感“追求”一支不可能被证交会批准的 ETF。“在证交会批准 ETF 之前,我们没法赎回”这种推卸责任的鬼话很讨巧,这使得他们不会被媒体喷,也不会激怒大多数的人,大家都只会觉得灰度尽力了。但事实上,最终还是散户投资者输了,而灰度和 SEC 赢了。

一位律师指出,“如果灰度继续收取散户投资者们的管理费,而对贬值却什么也不做,并且不让赎回,他们对信托是负有受托责任的,他们分分钟可能被告上法庭。”虽然如此,但他们可以辩称,他们正在采取措施通过回购和申请现货 ETF 来弥补这方面的差距。如果他们这样说,其实很难搞倒他们。但我们应该警告新投资者,灰度发行的这类新信托也是有毒的,这些信托的表现往往只会比前者更差。

Barry Silbert(DCG 创始人)是 Gary Gensler(SEC 主席)的爸爸。灰度大概率可以继续赢下去,把 SEC 当个笑话。GBTC 在没有 Reg M 计划或转换成 ETF 的情况下,其价格大概率会维持在 NAV 折价 15% 以上,散户投资者损失惨重。 而 DCG 最近 100 亿美元的估值进一步证明了 Barry 是二级市场的高手 ,也证明了目前市场上信息和法律的不对称性有多大。华尔街处处是镰刀啊,美国韭菜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十一. 监管科技也是 Web3 金融创业的好突破口

以上部分都提到了目前的美国监管层对 Web3 的监管是多么的低效。如果你想作为玩家进入 Web3 的战场,同时还想感觉自己像个狂野西部的警长,努力为这个混乱的边境带来秩序,那么 Web3 的监管技术领域会是一个好的切入方向。低成本的监管技术领导者是我们的防御前线,他们往往是链接更合理、更友善的监管者的桥梁。(就像 a16z 的 Katie Haun 在加入 Coinbase 的董事会之前是一名联邦检察官)。

公链的性质是开放的,确实容易滋生犯罪,这个事实不容逃避。因此这些监管科技公司利用区块链技术帮助当局抓获洗钱者、逃税者和恐怖分子是一件好事。强大的合规工具也有助于为 Web3 行业在监管者面前树立更强的可靠性。这些项目利用高效的监管科技,让 Web3 的高透明度成为罪犯的梦魇,并且有效减少政策监管者的 FUD 情绪(Fear, Uncertainty, Doubt),这对公链的发展是一桩好事。

2021 年的确是反洗钱解决方案的辉煌之年,如 Chainalysis 从 Coatue、Benchmark 和 Accel 获得 1 亿美融资元,估值 40 亿美元;Elliptic 从 Evolution 和软银获得 6000 万美元;Ciphertrace 从 ThirdPoint 获得 2700 万美元的融资案例。税收解决方案也是如此,TaxBit 从 Paradigm、Insight 和 Tiger Global 获得 1.3 亿美元,一跃成为独角兽;Web3 数据和治理平台 Messari 从 Point72 Ventures 和所有主要的美国 Web3 交易所筹集了 2100 万美元,也是一个好年景。

监管技术的创新项目,使你不需要成为一个完全的叛逆者,就能在 Web3 中获得建设的成就与乐趣。

十二. Web3 的美国国家安全案例

美国应对新变化的能力太弱了,在 Web3 金融领域的进展实在太过缓慢和无能。这一论点已被证明基本正确。其国内政治上的两极分化变得更加严重,赤字达到了二战时期的水平,在利率接近零的情况下大规模地将债务货币化,自 2020 年初以来,有史以来进入流通领域的美元约有 40% 是新印刷的,其通胀达到了历史高点。看空美元而看多比特币的人大约能获得 500 倍以上的回报。

美国摆脱目前困境的可能途径之一,就是利用其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剩余窗口时间,开始出口加密美元。一个拥有美国财政部的充分信任和背书、可以匿名交易(货币供应可审计)的数字货币工具将对其全球的交易方具有足够的吸引力,我们说的可能是 USDC 这样的稳定币。但如果监管过度,那么一个封闭的美联储维护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很可能会失败,因为没有一个正常的民族国家会邀请监管颗粒度这么细的外国监督系统进入其银行体系。

关于选择央行数字货币还是选择 USDC 这类受监管的稳定币这一问题,a16z 发表了观点:

“现有的、蓬勃发展的私人美元计价稳定币生态系统可以帮助美国迅速采取行动,在金融创新方面赢得新兴的地缘军备竞赛,美国不应该采用集中监控式的央行数字货币。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应该避免建立大规模的集中式支付基础设施,这样做将对政府的有限能力提出过高要求,可能带来重大的隐私风险,并为别有用心者创造一个极具吸引力的目标。”

其实,受监管的稳定币也是可以与央行数字货币 CBDC 共存的,通过这种并行消除单点故障,稳定币可能会为未来的金融系统增加弹性。

在美国研究者眼里, 保持美元作为世界首选储备货币的唯一途径是美国拥抱 Web3 。随着比特币的流动性增加,一些金融机构和国家政府采用比特币来对冲美国信用度的滑落,他们用比特币和其他形式的 Web3 工具取代他们现有的美元储备与国债。还有像中国在尝试用其具有强大货币政策保障的央行数字货币削弱美元的领先地位。美国政府可能被迫必须做出一个选择:是禁止美元的替代品 USDC 然后看着它被削弱,还是采用他作为一个可能的救生圈来争取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