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DeFi,Web3 的脉搏

在上一章中,我介绍了 Web3 的基础金融部分。接下来我们要进入这个领域的深水区,也是这个领域最闪亮的星星——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这是迄今为止所有人进入 Web3 领域最强大的驱动力。它就像一个内燃机,不断轰隆隆得输出催人向前的金钱能量;它也像身体里的心血管系统,不断创造新的金融产品,就像不断造血再把它们泵到这个身体的每一处毛细血管,维持着整个 Web3 系统的生命力。

如果有人宣称,早期进入 Web3 领域的人都是带着情怀,渴望用“去中心化”改变世界的理想主义者,那我不得不说,得了吧兄弟。这句话用作向大众普及 Web3 时的宣传语就行了,实际情况我们还不清楚么?事实上,如果没有了代币以及 Web3 金融工具带来的远高于传统资产的超额回报预期,除了少数的理想国缔造者以外,大部分的项目团队和贡献者们很难单凭一腔热血就闯荡这个蛮荒的世界。毕竟,美国西部早期还得靠金子来吸引开拓者们去建设呢。

今年 2 月为拯救 Wiki 创始人阿桑奇而募资 4700 万美元的 Assange DAO 里面,有多少人真的认识阿桑奇呢?有人喊着:“如果这个 DAO 的代币贬值让我们亏钱,我们就会发起一个 Prison DAO 以确保阿桑奇被关得更久一点!”(可悲,但就是这样)

以上不得不承认的事实说明,大家确实关心自己在 Web3 领域的“拥有权”能否带来足够的“收益权”。金钱确实永不眠,DeFi 能够放飞 Web3 的数字资产,并为他们插上巨大的盈利翅膀,因此成为了最为热门的领域。这些由交易员和程序员共同缔造的 DeFi 产品就是一个个杀手级的财富密码,如果一个程序猿恰巧精通金融交易或者一个交易员恰巧懂得程序,那他基本就是暴富的最佳人选了。看看那几个缩写名字吧,CZ、SBF、AC,还有 Rari Capital 的那几个年纪最大不超过 20 岁的亿万富豪孩子吧。

然而,除去那些靠 DeFi 暴富的超级天才富豪外,我们有多少人看得懂这一个个复杂的金融游戏和经济模型?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在 Web3 金融的世界里就像手揣着现金的散客玩家来到了赌场,只要敢下场,结局大概率已经注定。少数赚到大钱的人,你问他为啥,他说:“我进得早,跑得早,运气好”。

朋友,这没什么可埋怨的。自古以来,这世界就没有平白无故的馅饼,反而到处都是被设计好的陷阱。投资收益肯定伴随风险,想要追求超高回报,却对投资产品一知半解,甚至靠听“可靠消息”蒙眼狂冲,那凭什么这钱要让你赚到呢?现在的 Web3 领域里都是全球顶尖的智慧在搭建金融体系,常春藤毕业的高材生在这些掌握“炼金术”的天才面前往往也就是“麻瓜”而已。

梦想?这里有。暴富?这里有。危险?这里更多!如何趋利避害,至少让自己能在 Web3 金融市场里安全徜徉,甚至让金融的血脉为我所用,助我壮大?第一步,就是搞懂它。

一. 连接新世界和旧世界的 USDT

令卖空者懊恼的是,USDT 这个目前世界上最大流通量的稳定币,不太可能失败,即便发生这种情况,其结局更有可能是由美国政府接管,而不是储户们的挤兑。

USDT 的支持者事实上是全球主要数字货币交易所和做市商。他们很能掩盖 USDT 的风险,因为以美元计价的储备还没有太多好的替代选项。去年纽约总检察长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 USDT 的针对性调查并没给市场带来什么影响,人们可能得出结论,认为对 USDT 而言,最糟糕的情况也无非是有序引入其他的稳定币而已。

USDT 是欧洲公司 Tether 发行的和美元完全挂钩的稳定币,其实是数字欧洲美元,很多人信任它不是因为大家已经用它做了很大规模的生意了,也不是因为相信它拥有完全的储备支持,更不是因为他们甘愿被一个全球大镰刀割韭菜。实际上只是因为这个系统到目前为止已经运行了很久,他们不得不遵从惯性而已。

称 USDT 为骗子是不准确的。 有很多合法的公司和他们大规模合作 。目前为止 USDT 仍然是世界上大多数交易所和“交易对”的储备交易货币,USDT 的流动性比 USDC 或 BUSD 要高一个数量级。就连 Coinbase 在今年春天上市时也提供了 USDT 的支持,即便他们自己还是 USDC 的联合创始人呢。

Tether 公司今年已经公布了两份准备金审计报告 ,减轻了人们对该公司实行“部分准备金制度”的担忧。该公司与纽约总检察长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分别达成了 1800 万美元和 4100 万美元的和解,对它来说这只是微不足道的金额。批评人士谴责这是一个马多夫规模的巨型庞氏骗局,该公司在 2016 年 Bitfinex 交易所遭黑客攻击并且对客户违约的事件后,不得不谎称其混合基金得到了补偿,并声称在这个过程中挽救了客户以及整个行业。但事实真是这样么?该公司在 2018 年左右秘密挪用了 Tether 基金中的 8.5 亿元填补其自有资金, 以掩盖被一个无耻的合伙人用巴拿马和东欧银行的私下交易偷走 8.5 亿美元的丑闻。

这其中部分是美国的责任,如果美国的银行一开始就接受那些受监管的客户,Tether 就不会借助如此绝望的方法去解决对手方的问题了。这听起来像是在为不良行为找借口,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不得不接受现状——USDT 目前确实还是 Web3 新世界通向旧世界的主要桥梁。

CoinDesk 的 Marc Hochstein 做了以下精彩的比喻:USDT 就像是一座最为方便、但摇摇晃晃架设在传统金融世界和 Web3 金融世界山顶之间的铁索桥。它的“法无禁止即可为”的设计是依靠司法漏洞套利而减少风险敞口, 但它也随时有可能在某一时刻崩塌。

虽然 USDT 在稳定币市场的份额从 80% 下降到今年 2 月的 45% 以下,但其对 Web3 交易所结算的基础结构的仍然有着不言而喻的重要性。 来源:The Block

二. DAI VS UST

有很多人试图挑战过 DAl 作为领先的“去中心化稳定币”的地位(DAI 是 MakerDao 管理的以加密资产为抵押,锚定但不抵押美元储备的稳定币),但迄今为止都失败了。但这次不同了,UST 做到了。

由 Terra 发行的 UST 成为了 2021 年增长最快的去中心化稳定币,直接取代了之前的 DAI 的地位。Terra 的“哥伦布-5 升级”产生了数十个新的应用程序,并使 Terra 能够通过 Cosmos 的区块链间通信协议(IBC)扩展其跨链范围。 一个 Terra 上新的保险协议 Ozone 在短短几周内帮助其社区增加了 30 亿美元的 UST 。此外,跨链桥 Wormhole 推出了对 Terra 的支持,将 UST 从以太坊带到了 Solana、Terra 和 BSC 链。UST 的势头正在加速,因为它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多链稳定币。UST 还有一个绝招,就是它以 Terra 链的治理币 Luna 作为储备资产,借由销毁 Luna 印发新 UST,并通过 Luna 的通缩涨价来带动两个货币的含金量。这种天才而又大胆的设计,是老前辈 DAI 所不具有的。

而 DAI 方面呢,尽管其发行方 MakerDAO 本身的代币 MKR 因为平庸的币价表现而受到批评,但其 TVL 锁仓量依然达到了近 200 亿美元的规模,DAl 的供应量也超过了 85 亿美元。与其他 DeFi 和稳定币对手不同,MakerDAO 并没有提供用户激励,因此 DAI 所有的增长都是良性有机的。 来源:DeFi Llama

可见,即便新的竞争对手林立,DAl 仍然是行业中集成最广泛的去中心化稳定币之一,也是以太坊 DeFi 生态系统中的首选之一,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它四年来的稳定记录。如果稳定币最重要的属性是生存,那么它经受住了多次残酷的抽水并依然坚挺,这已经足够证明了它的韧性。

DAI 与 UST 的斗争其实是新形态稳定币老大之争。而 UST 的优势之一是它甚至没有试图在 DAI 的地盘上与其竞争。相反,UST 正在 Terra 上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并积极扩张多链布局。如果 Web3 继续向多链格局的未来,那么在最广泛的区块链生态系统中扩散的稳定币才会赢。Terra 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而 DAI 则继续选择专攻以太坊。当然,两者都还是有很大的空间可以继续赛跑的。

三. 算法稳定币的复兴

在经过 2020 年第四季度的小小超级周期后,算法稳定币剧烈崩盘,并在 2021 年进入了一个长期的幻灭低谷。但今天我们又看到了这个赛道的火苗,这可能是由于出现了“部分准备金稳定币”(Fractional Reserve Stablecoins)和“协议控制价值”(Protocol Controlled Value)这两项创新技术。

首先,我们具体了解下什么是“算法稳定币”。大多数第一代算法稳定币的起源可以追溯到 Robert Sams 在 2014 年写的一篇题为《关于 Web3 稳定的说明:铸币税股份》的论文。Sams 描述了一个稳定币模型:该模型涉及一种稳定币、一种铸币权益代币和一种债券代币。铸币权益代币等同于铸币过程中所占有的一个股份,这种股份将在新发行稳定币过程中进行“铸币税”的分发,让持有权益代币者获利。当对稳定币的需求增加时,该稳定币的价格上升到$1.00 以上(称之为扩张或上水),稳定币的供应必须增加以平抑价格。系统会自动增发新的稳定币(Rebase)给“股东”,直到稳定币的需求被满足,价格回到 1 美元的均衡。当需求下降时,情况正好相反。当稳定币的价格跌至$1.00 以下(称之为收缩或下水),稳定币将通过销毁机制从流通中销毁并换取价格更低的“债券代币”从而制造通缩。而这些“债券代币”可以在价格回到$1.00 时兑换,用较为丰厚的套利空间激励大家购买。这一模型有效地将系统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吸收波动并支撑系统的投机性资产,另一种是稳定价格的稳定资产。

这在理论上听起来简单而有效,但却带来了两个明显的限制:消极向下的“自反性”(也叫自反性,指低于预期的表现所带来的不信任和恐慌性对自身造成严重且持续扩大的伤害)可能会在币价长期下水的情况下造成“挤兑”。而由于算法稳定币没有资产担保支持,也就意味着这种所谓的“稳定币”在极端情况下也有可能变得很不稳定,甚至成为价格归零的垃圾。这种过程称之为“死亡螺旋”。

早期的实验性稳定币价被市场推到很高的价格,然后在下降的过程中由于“自反性”而毁灭。这些算法稳定币的权益代币或债券代币只有在买家相信这个体系的稳定性时才有价值。当大量的赎回迅速出现时,信心会被击垮,对这种两种代币的再投资也会降温,最终引发死亡螺旋。在没有任何抵押品来对冲这种向下的死亡螺旋的严重紧缩的情况下,算法稳定币需要依赖外部的“最后贷款人”来纾困。用户(包括持有者)需要介入来拯救系统,否则所有的三种代币价值都将归零。然而,在自反性浓厚的氛围里,谁会介入拯救呢?

你需要充足的流动性,需要一个相对高效的市场机制,来确保需求的波动不会导致稳定币的显著波动。然而,市场可是还处在早期啊,算法稳定币在早期市场还是缺乏真正的实用需求,这使得它必须通过激励投机套利者来制造这种需求。这种投机助长了自反性,而稳定币的自反性越强,它就越不稳定、越没用,市场对这个协议未来的流动性就会越发感到不信任。

于是,出现了“部分准备金”模型和“协议控制值”来改变算法稳定币的演算。

“部分准备金模型”由 Frax Protocol 首创,其理念是在过度担保和纯算法这两种稳定币之间找到平衡点,这个平衡点一方面接纳了部分可规模化、资本效率较高、去中心化的稳定价值资产作为抵押储备,在下水期间能抑制自反性,为稳定币持有者提供了稳定币和抵押品之间 1:1 的可兑换性。与纯粹的算法模型相比,与这些资产的挂钩通常能带来更大的市场信心。自 Frax 推出这个合约到现在,它的发行量超过了 10 亿美元,并在全年与美元保持着紧密挂钩和价格稳定,也经受了熊市的考验。

“协议控制价值模型”由 Fei Protocol 首创,这个协议可拥有用户们存入系统的资产的所有权,而不是单纯对那些东西的抵押品权。因此 FEl 不是一种抵押贷款,它实际上是一种出售抵押资产以换取的稳定币。该系统有两种资产 — — TRIBE(一种治理代币,可以在“挤兑”中提供支持,类似于 MKR)和 FEl(类似于 DAI 的稳定币)。Fei 可以将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配置到 DeFi 贷款或质押池中,或用于购买其他储备来换取收益。它就像是一个由储蓄者自己开、自己管的银行。这种灵活性为其稳定币创造了有机健康的需求,并且到目前为止有效降低了“自反性”。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经过改良后的稳定币是否足以挑战 UST 和 DAI 的去中心化稳定币霸权,但 Fei 和 Frax 的迭代似乎是朝着正确方向迈进。 来源:FEI weisite

四. 伟大创举和庞氏骗局只隔着一张纸——非钉住法币类稳定币

当比特币诞生时,它激发了早期采用者的想象力,他们见识到了非主权控制的数字货币的魅力。比特币作为一种货币的承诺是长期的,即便它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波动,但它的信徒相信一旦它建立起足够的用户数量和流动性,它最终会稳定下来。然而,时至今日,比特币的波动性依然令人难以置信——尽管其市值曾高达 7500 亿美元,但在 2021 年 5 月的一天内,比特币暴跌了 30% 以上,2022 年开年又是一场超过 30% 的大跌。鉴于其供应缺乏弹性,目前它什么时候能到达稳定状态,这个还真不太好说。

不过,Web3 经济的建设者们不会等待比特币稳定下来再说的。为了解决比特币波动带来的问题,美元挂钩稳定币诞生了,并且获得了长足的增长,它不但解决了 Web3 的波动性漏洞,而且加速了很多区块链应用的诞生。但这也带来了一个新问题,这些美元挂钩的稳定币使我们的 Web3 世界美元化,并在这个过程中将整个 Web3 经济置于系统性的风险之中。很多人认为,一种与美国挂钩并被美元控制的货币,将会限制他们建立一个全新的主权货币体系。虽然我个人认为,从政治层面来说这是很危险的想法。

这导致今年推出了一波新项目,试图创造不与法定货币挂钩的“非钉住稳定币”。他们似乎能提供既实现稳定、又消除对法币依赖的机会。他们被称之为 Web3 原生稳定币,也开启了 DeFi2.0 的浪潮。

这场运动的领导者是 Olympus Dao。他的稳定币 OHM 在 2021 年 3 月发行,他们鼓励用户将手上的代币(DAI、Frax、ETH 等)绑定到其协议,以换取名为 OHM 的新代币。但实际发展到现在,其稳定币的属性已经不重要了,没有人需要它的“稳定”价值,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超级财富收益价值!这种理论上可以达到 70000% 年化收益率(是的你没看错)的合约机制吸引力大到掩盖了同时期所有 DeFi 产品的光芒,形成了全网的一种赚钱热潮。OHM 市值最高飙升至 35 亿美元。

该协议通过让购买者以其提供的抵押品价值的某个较大的折扣价来换取 OHM,(这就是所谓的抵押率)由于抵押资产的价值远超其票面价值,合约便会把这些多余的价值裂变成新的 OHM 发给其他所有的质押者,理论上来说,越早期和越长期的质押者就会获得几何级数增长的币量,从而在币本位的角度来看,变得暴富。此时,OHM 的那个票面价值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币的总数多了几千倍了!这个过程称之为 Rebase,中文叫变基。

不仅如此,Olympus Dao 还衍生出了很多非常复杂的并行机制, 成为了一个 DeFi2.0 领域的开山巨头 。其背后的机制,通俗来说就是通过尽可能大量锁定尽可能多的人的资产,来提供超高收益,以吸引更多人加入。一个区块链老鸟称之为“你不卖、我不卖、币价涨到太空外”。OHM 开创了一种全新的资产获利方式,即“协议拥有流动性”(Protocol Owned Liquidity)。通过协议控制价值的理念,以把流动性提供者的流动性锁定在合约里,从而形成“合约控制流动性-流动性产生收益-收益推高合约价值和市场预期-更多流动性加入合约”的良性循环。这种协议拥有流动性的锁仓方式,同时还解决了另一个困扰 DeFi 领域已久的问题:即大资金“挖提卖”造成打压币价的“矿难”。所谓矿难,即拥有大量该代币的“头矿”们将资源质押到协议中,抢占了绝大部分收益,随后便通过抛售代币的形式撤回他们的资本,使得币价承压,甚至引发雪崩式的下跌。 无数 DeFi 项目试图说服市场他们找到了不同的解决方案,但最终却割了一波又一波的韭菜。

OHM 的狂热用户们自称为“Ohmies”,他们相信该协议能够大规模地实施有效的货币政策,并给他们这些早期参与者带来难以想象的回报。如果你看到大量在 twitter 上以(3,3)命名的人,就是他们的符号了。他们相信,如果 Olympus 积累了数百亿美元的储备数字资产,它将可能会有足够高的资源来稳定 1,000 亿美元的 OHM,就像世界各地的央行稳定本国货币一样。 来源:Daniel Cheung

如果这一切对你来说听起来很奇怪,也很正常。这类创新的非钉住稳定币有很多东西让你难以理解, 这类协议有一些类似庞氏骗局的博弈论属性 ——依靠后来者的积极参与和投入,给之前进入者提供持续的超高增值收益,来以此吸引更多人参与。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属性如何在凶猛的 Web3 熊市中维持下去,事实上 OHM 的币价腰斩已经让人不免担忧了。不过,从其对外输出的 Olympus Pro 协议的广泛采用和催生出的各个 Defi2.0 分叉来看,Olympus DAO 代表的这些全新“稳定币”真的是一个非常值得持续关注的经济实验。做得好,就是 Web3 与美元脱钩和金融创新的里程碑,做得不好就会是一个注定被记入史册的灾难性庞氏骗局。

五. Worldcoin 的尝试和批判

这是一个更大的实验了——将 10 亿人的视网膜扫描,以这个独特的经过验证的身份绑定一个数字货币,然后交到他们手中,这就是 Worldcoin。发行方使用零知识证明加密技术来确保链上身份的安全,他们的目标是空投一种新的世界货币,以每人 10 美元的奖励吸引用户进行视网膜扫描并加入到他们称之为“球体操作员”的网络。

这个球体操作员网络所用的扫描设备是一个由 OpenAl 人员制造的金属虹膜扫描球体,这种模式依赖于挨家挨户的地推,如果有人愿意将自己的生物识别信息存储在这些新设备上,就可以获得 10 美元的回报。制造商的名字没有透露,因为这可能会有个糟糕的结局,别人不愿意被牵连。而且这个球体的侧面看起来确实像星球大战里的“死星”,这也是否预告了用眼睛扫描注册的数字货币似乎就像是未来的银河帝国货币应该有的样子?

这听起来挺带劲,但也有点扯。不过万一它有用呢? 比如大神 Balaji,就说“苹果的 FacelD 不就是每天扫描数亿张脸么?Worldcoin 和它有什么区别呢? 数字货币不仅仅针对个别用户,而是在未来具有普适性的,因此它就一定需要真人验证技术。 否则你就会遇到机器人、骗子、钓鱼、假冒等一系列的问题。”

当然,反对者的声音也很响亮。Web3 本身应该有的去中心化、保护隐私等信条,会因为 Worldcoin 收集用户生物信息数据这一看起来极其“中心化”的行为而受到严重的挑衅。因为生物信息的收集一看就是比 Web2 科技公司们收集你的手机号码和邮箱号码来得深入得多。即便项目方声称自己并不会储存用户的信息,但是大量用户似乎并不买账。

期待?恐惧?什么样的未来?这当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为如果这个早期实验成功的话,将会有好的与坏的蝴蝶效应,我们谁又能预测的了呢?到目前,Worldcoin 似乎已经不再强调自己收集虹膜的这一行为了,一场大胆的实验是否就这么匆匆收场了呢?

六. Uniswap V3 与集中流动性 AMM

经过了前 5 部分对于稳定币的分析铺垫,现在我们将更深入地了解 DeFi 系统,一窥 DeFi 领域从 1.0 到 2.0 的重大演变到底正在经历什么。本节将假设你具备基本的 DeFi 知识,如果你没有,我鼓励你先预习或回顾下一些 DeFi 的基础概念:自动做市商机制(AMM)、流动性挖矿(Yield Farms)、机枪池(Vaults)、闪电贷(Flash Loans)、预言机(Oracle)、无常损失(Impermanent Loss)等等。

首先,我们从讨论一个特定的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开始,那就是 Uniswap v3,因为有人认为它大到最终可能会将所有以太坊上的 DEX 囊括在其中。首先,作为以太坊 DEX 当然是有先发优势的,即使这种先发优势在一定程度上被以太坊的臃肿迟缓给挤压了。因此 Uniswap 最近的任务主要就是聚焦在推进基础设施和工具的建设,以加强市场流动性和推出更具竞争力的做市方法。这非常明智,因为 DeFi 世界正从“终端为中心”转向“钱包为中心”。即便 Uniswap 有 300 万以上的用户,但与拥有 1000 万用户的小狐狸钱包(Metamask)相比,已经有很大差距了。

Uniswap 的 v3 版本与之前版本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其流动性提供者必须是活跃的。与那些将资产存入一个流动性池中然后被动获利的方式不同,V3 的流动性提供者必须主动调整他们的流动性价格区间,然后由 Uniswap 的自动做市商进行汇总,这种机制被称为“集中流动性”。这将使得流动性更好地集中在当前市场价格附近,而这种更窄的报价区间有助于提高资本的撮合效率。这种机制对专业人士比较有利,对散户来说具有很大的挑战性。

V3 允许做市商限价指令,并引入灵活可定制的交易费用(包括 30 个基点、10 个基点、5 个基点、1 个基点的选项),以激励流动性提供者在原本流动性不足的交易对(Liquidity Pair)上建立新市场。这些升级能够吸引更多短期流动性头寸的专业做市商,而被动的操作将不再有利可图,积极活跃的做市商队伍能够帮助 Uniswap 与其他交易所更好得竞争。此前由于获利价差较低,Uniswap 未能跟上类似 Curve 这样的新兴交易所的步伐。

“集中流动性”显然是 AMM 机制的未来,V3 的早期成功说明了这一点。自推出以来,Uniswap 已将其 DEX 市场的份额提高到压倒性的 70% 以上。 image

AMM 机制使得用户在流动性非常小的时候,也能为其长尾资产报价,但面临的滑点、无偿风险和抢先攻击风险也较高。而非自动做市的 DEX 依然以主流的大流动性交易所为主, 传统的如纳斯达克等交易所沿用的 CLOB 订单簿模型在这里不适用,而 FBA 模型较好得平衡了风险和效率的问题。

七. 永续合约和 DeFi 衍生品交易

你可能已经在上个月看到彭博社一个疯狂的标题:新的 DeFi 永续合约衍生品交易平台 dYdX 的名义交易量已经短暂超越了全网第二大交易所 Coinbase。是的,其早期的代币激励和交易奖励是有所帮助的,但这也来自于一个更新更强的合约网络,该合约网络甚至将美国客户排除在使用该协议之外(美国政府禁止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这就使得 Perp 和 dYdX 这样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具有了强大的吸引力。

永续合约(Perpetual)是一种创新的数字金融衍生品,是在传统期货合约基础上的升级。不同于传统期货合约有交割日期,从而产生市场易被操控、杀空杀多、定点爆仓等问题。永续合约没有交割日期,它介于传统的现货和期货合约之间,交易者可以买入做多,也可以卖出做空,能很好地规避合约到期后掉期的风险,是一种极其适合数字货币衍生品的金融投资产品,其主要用途是提供相对安全灵活的杠杆交易。

对去中心化的衍生品交易所来说,最大的解锁是二层公链 Layer2 的推出。从历史上看,这些交易在以太坊底层上是不可行的,因为这会减慢交易结算时间,并且对 Perp 和 dYdX 这样的交易所的发展有很高的成本要求(频繁的预言机更新、清算等)。Perp 是在以太坊侧链 xDai 上发展起来的,并在 Arbitrum 上发布了 v2 版本。而 dYdX 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布了自己基于 zk-rollup 技术的特定应用。两者都在以太坊二层公链的加持下显著增加了业务吞吐量,较低的延迟和较低的费用使这类项目最终走红。

永续合约发展相对成熟,安全性得到了一定的验证。而在这个衍生品交易的丛林里还有着另一些更为复杂、非线性、难以定价,而且目前利润还较低的实验性产品。比如 Antimatter 的 “永恒期权”和 TracerDAO 试图中和市场波动性衰减的“牛熊代币”。但真正的战斗还是会发生在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永续合约赛道上。

八. DeFi2.0 真的是炼金术!

上述内容已经带我们逐渐踏入 DeFi2.0 的门槛了。下图是一张 Web3 金融进击图,比较清晰得把这个行业一路走来的样子给画了出来。 image

如果你和 DeFi 圈子里的人交谈,你会听到眼下最热门的肯定是 DeFi2.0 和具有“协议控制价值”模型的产品。

首先,由 Compound 的流动性挖矿项目开始了 DeFi 的跃进。然后 DeFi 项目们普遍采取了为流动性提供者提供该协议的原生代币作为激励的方式。这的确为这些系统的早期流动性注入了活力,哪怕诸如 Uniswap 的做市商们、Aave 中的贷款人和借款人们、Yearn 中的金库持有者们等这些人,也都涌向了收益最高的合约,这种收益包含了合约收益(Yield)和以代币计价的流动性采矿奖励(Award)的双重收益。在 DeFi 的启动阶段,这些资本的提供是至关重要的。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价值已经减少了。这些资本提供者甚至带来了麻烦,因为他们是追利善变的:热钱从一个项目快速转移到另一个项目以追求最高的回报率,这些流动性提供者更像是蝗虫,而不是本分的农民。他们渴望快速收割回报率高的产品,吃完抹干净嘴以后就马上转移到下一个。因此他们给 DeFi 合约带来了永久的激励开支和对新生成的奖励代币的无情的“挖提卖”抛压,在这些“头矿”手上,币价很难有所起色,甚至还会发生抛售带来的“矿难”。

一些项目看到了这一点,并意识到流动性挖矿 1.0 是不可持续的。他们不再创造原生代币的流动性矿场,而是开始创建“流动性即服务”(Liquidity-as-a-Service)计划,从其他协议中“租用流动性”。

我们已经谈到了 Olympus 和 Fei 利用的就是这种模式。Olympus DAO 开创了“债券” ,它以折扣价出售原生 OHM 代币,以换取流动性对。Fei 与 Ondo Finance 的合作则是让项目们把他们的代币作为抵押资产,来为 Fei 提供流动性,而 Fei 则在固定时间内用其稳定币 FEI 来匹配这些贡献的抵押品。而 Tokemak 创建了一个 DEX,直接与 DAO 的资金池连接,通过把 DAO 的原生代币借贷给 DEX 以换取 TOKE 代币,并且这些流动性都是由参与者本身组成的 DAO 提供的,而不是在从那些短视的流动性提供者那里得来的。 image “协议掌控流动性”模型(Protocol Owned Liquidity)是“协议控制价值”模型的子集。比如,Olympus DAO 现在有一个价值超过 7 亿美元资产的数字货币流动性池,这些池子里的资产都来自于其 DAO 成员的质押或者债券购买。Olympus DAO 将这些资产投入到 DEX、借贷协议、收益聚合器,甚至风险投资中,使 DAO 的资金池内的资产产生收益,增加了 DAO 的回报率,并降低了资本成本,因为 DAO 不用再为其流动性的获取支付奖励给外部热钱了。更高的收入、更低的成本、更强的市场信心,这就是 DeFi 2.0 创新的好处。

除了上述的一阶创新外,2021 年还迎来了“自动机”(Automation)、“增强器”(Enhancers) 和“扩展器”(Extenders)等二阶协议的出现:

  • 自动机协议在 AMM 和一层公链之间重新平衡流动性头寸,回收奖励,并提供“自动复利”服务。Convex Finance 协议(CVX)是最早的践行者之一,他们“回收”CRV,与 CVX 组成交易对,通过质押该交易对来获得额外奖励的 CRV 和 CVX,然后通过这些新生成的奖励代币可以强化收益。额外的,他们还能获得 Curve 的交易费提成并且参与治理。
  • 增强器是一种协议,其并不为 DeFi 引入新的运营模式,而是循环利用现有协议的产出,以优化最终用户的回报。这方面的一个好例子是 Abracadabra。它用“收益资产”(比如已经生成的 Curve 交易对)创建抵押债仓 CDP (Collateralized Debt Position),并在一定的抵押率控制下借出额外的新生成代币给用户,而用户通过这部分代币进行额外的投资收益,收益又回到平台自动产生新的 CDP, 释放更多新生代币并叠加收益,这个过程循环几次,便产生了远高于单次质押的资产收益。
    • CDP 模型最初是由 Maker DAO 引入的,是一种创建无许可信贷系统的方式。用户使用各种数字资产通过超额抵押来铸造该协议的原生稳定币 Dai。但其超额抵押的 CDP 资本效率低下,这部分资产一直锁在金库里,不赚取任何收益。为了提高 CDP 的资产利用效率,Abracadabra 使用现有的已经有收益的资产作为抵押品来铸造其本地稳定币 MIM。这不仅将用户的闲置资产利用起来发挥作用,还为借款人提供了更深层次的清算支持。由于 Abracadabra 的抵押品不断产生收益并增加了抵押品的总值,清算的概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这种增强器通过提高资本效率找到了其产品和市场契合点。
  • 扩展器则是引入了类似一层公链和二层公链关系的模型。他们将各种底层的 DeFi 协议作为一层,然后将其合成打包为二层。Alchemix 公司就是扩展器的一个例子:乍一看,Alchemix 对收益资产 CDP 的使用看起来与 Abracadabra 非常相似。然而,细微的差别让 Alchemix 能够创造出一个资本效率高、又拥有超额抵押的借款模式,且不受清算的影响。在 Maker 或 Abracadabra 模式中,清算总是有可能发生的,因为他们的抵押品的价值并不以其发行的稳定币计价,清算过程中势必产生损耗。

而与 Maker 和 Abracadabra 的“多抵押品稳定币”模式不同,Alchemix 的贷款是这些基础抵押品的合成版本,其抵押资产的计价是被拉通整合的。然后 Alchemix 将这些合成资产再抵押给类似于 Yearn 这样的平台取得额外收益,而这些收益正是以相同的合成资产为形式的,收益中的一部分还会用于在 Alchemix 自动还贷。

举个例子:ETH 贷款以 alETH 的形式发行,这是一种与 ETH 价格挂钩的合成资产。这种全额抵押品可以在很多 DeFi 平台通用,并可以持续作为贷款偿还的来源。虽然许多人认为这种可“自我偿还的贷款”是 Alchemix 的本质,但其真正的特点是吸收了用户的机会成本。因为他们使得用户可以通过质押创收的同时还拥有叠加的合成资产可以再进行灵活使用,创造出叠加的资本效率。这些项目的独特属性就是 DeFi2.0“杀手级应用”的例子,虽然他们都已经复杂到一定程度了。 来源:Alchemix Website

当然,这当中有一个明显的漏洞。这些合成出来的二阶协议所使用的再抵押是有某种复合风险的,这来自于这些二阶协议的可组合性。比方说,如果组成其合成资产的底层协议被攻击,那么二阶协议也会失效。这就形成了一个纸牌屋,任何基础 CDP 的失败都会使整个塔倒塌,二阶协议所增加的价值会被其底层组合所带来的风险所抵消。尽管许多项目在营销时告诉你无需忧虑,但实际我们还是要了解,在二阶协议中,风险显然是存在,尤其当市场发生极端突发事件的时候。

我在分析的全过程中,一直有某种担忧。这像极了一种新的数字资产次级贷。这种建立在不稳定资产基础上的多层抵押金融衍生品,是否会变成 2008 年次贷危机的 Web3 版本?目前还不好说判断。唯一能说的,就是金融创新有其自己的宿命,早期市场的沉浮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们唯一能把握的,就是自己的研究和决策。做好充足的研究,评估好其中的风险和收益,然后做你自己的决定,DYOR。

九. 多链格局下 DeFi 巨头们的布局

整个 Web3 的格局在加速走向模块化。以太坊依靠的是其二层执行平台,如 Polygon、Optimism、Arbitrum、StarkWare 和 ZKSync;其对手如 Solana 和 Avalanche 已经开发了强大的并行 DeFi 层并取得了用户基础;Cosmos 已经解锁了跨链通信协议 IBC 并集成了 Terra 生态,结成了强大的联盟;Polkadot 的平行链插槽拍卖也终于开始了。

多链未来的推进为现有 DeFi 项目们创造了一个拓展到新生态系统的巨大机会。对于那些希望捕获 Web3 巨大增长红利的人来说,仅有以太坊的战略可能是不可行的,大多数基本交易在一层公链上是不划算的。当多链客户抢夺战接近尾声时,跨多链的应用会是最大赢家。

大多数 DeFi 蓝筹股已经明白了这一点。目前他们一般分为四个方向开始布局:

  • 依然以太坊为中心: 押注以太坊扩容的未来,协议只在以太坊二层部署副本,例如:Uniswap。这与以太坊信仰者的愿景价值观相一致,以太坊客户是 Web3 中最大和最富有的群体,从理论上讲,品牌认可度应该使这些应用程序能够主导他们各自的市场领域,这已经是 Uniswap V3 的实际情况了,因为它的日交易量已经超过了其他建立在 Optimism 和 Arbitrum 基础上的 DEX。但是这种“以太坊为中心”的策略使 Uniswap 无法捕捉到在其他网络上交易的具有突破性价值的资产。
  • 广撒网战略: 协议将其合约的副本部署到任何与以太坊虚拟机兼容的链或侧链,例如 Sushiswap,除了 Tron 之外它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这通常能奖励那些新网络上的首批应用之一,以增加他们在该生态系统中的先发优势。如果执行得好,可以增加总交易量和费用收入,但也有可能需要更大的代价来换取。因为他们要为此分割流动性,还要增加更多的技术成本。尽管 Sushi 已经在 14 个不同的链上推出,但其总流动性的 90% 依然是在以太坊、Arbitrum 和 Polygon 上。Sushi 在大部分的链上并不占有最大的交易量,这表明广撒网模式可能不是最佳的。
  • 针对性的 EVM 兼容链: 这种策略会更有针对性得挑选网络,一旦哪个网络显示出一些初步的前景,协议就会将他们的副本部署到其与以太坊兼容的链或侧链上,通常还伴随着一个原生的流动性挖矿程序。例如 Curve 和 Aave,他们比 Uniswap 更具开放性,同时又比 Sushi 多一些战略定力。它可以确保新的链有一些有机的需求,而且项目通常可以获得奖励,以换取他们的迁移。Curve 和 Aave 把这一策略运用得近乎完美,因为他们利用了外部激励措施和他们突出的品牌,是他们加入的每个新的一层链上后成为最大最有话语权的应用。当然,这种策略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它对 DeFi 蓝筹股来说是可行的,但可能不适合新应用。而且它很可能太过被动,无法有效地捕捉到小型网络的早期增长,例如 Moonriver。
  • 成为独立链的 DeFi 枢纽: 这些协议为自己推出一个新的独立链,并与多个网络链接,希望成为一个多链整合流动性的中心枢纽协议,例如 Compound 链。这种“主权链”的性质是“链中立”的,其可能会改善项目的防御性(很难分叉)、代币的经济性、并且它有潜力成为流量活动的中心。基于分片技术的 Compound Chain 就是一个超越了以太坊 EVM 框架最终大火成为蓝筹股的好例子。开发一条新链的技术要求和前期成本很高,但这可能是最有利可图的。

以上四种布局方案,没有完美的答案,每种方法都有明显的长短处。谁能笑到最后,现在完全看不出来。眼下我们还处于 DeFi 的熊市中,所以要根据自己的判断谨慎押注呀。 image

十. 代币化基金和指数合作组织

ETF 基金本身的历史还不到 30 年。我也没想到,自 2000 年以来,ETF 在基金领域的增长中基本上占了全部权重。共同基金的数量一直在下降,而 ETF 已经上升到全球开放式基金资产管理规模的 20%。

尽管 ETF 有成功的记录(6 万亿美元的总净资产、较低的管理费和较高的投资者净回报率),但每一个新的 ETF 申请都要使用“豁免申请程序”,SEC 需要对每个新产品进行单独许可。据说内部有较为积极的委员正在推动将 ETF 的豁免标准编入法律,以便新的 ETF 产品能被更快得推向市场。他们认为这将推动竞争,给投资者更多的自由,并允许更多的创造力在 ETF 领域蓬勃发展。

然而自互联网诞生以来,目前 30 万亿美元的基金市场创新乏善可陈。这也是我看好“Index Co-Op”等指数合作项目的原因之一,它通过智能合约使得创建自定义的代币交易指数变得简单。指数学家们会因为他们参与精心设计和营销新产品而得到奖励,并被激励将这些产品应用到 DeFi 中去。 早期的例子是 DeFi Pulse 如何建立其“DPI 指数”的 ,以及 Bankless 是如何创建 GMI 代币的 。所有这些都是通过基本的市值权重来建立的。

这似乎只是冰山一角。为了说明我们可以在 Web3 的指数领域看到多少定制化的东西,让我们比对一下信用评级机构和 ESG 评级机构们。穆迪和惠誉在次贷上的过失行为造成了金融危机和大衰退,但至少他们还有某种规则可以依据。而 ESG 的评级机构到处都是,他们没有共同的方法或标准来衡量 ESG,每家都从自己的主观的视角来看待所谓“负责任”投资。有鉴于此,在 DeFi 中构建更具创造性和主观性的指数,又会有什么问题呢?

十一. 预言机与合成资产实验

首先我们简单科普下什么是“预言机”。预言机是现实(链下)世界和 Web3(链上)协议之间的一座数据交换大桥,是一个第三方的数据交换代理商。 它可以查找和验证真实世界的数据,并以加密的方式将信息提交给链上的智能合约 。没有预言机,DeFi 协议就无法获得正常运行所需的数据。

预言机之所以对 Web3 金融至关重要,是因为其提供了智能合约运行的必要数据,这些数据可以是与智能合约有关的任何东西:温度数据、交易支付、价格变化等。它在区块链和传统互联网(甚至于物联网)之间建立了一道可信的数据网络,打破智能合约获取数据的束缚,在保证可信而又加密的情况下,使链上的智能合约具有了访问链下数据的能力。如果能做到足够的去中心化并提供多种加密方法,所获数据的真实性就能得到保证,一个可信的区块链数据环境就可以被构建起来。同时,它还能减少大量传统书面合约的低效情况的发生,并通过和区块链技术的结合强制让所有事情都在一个完全透明、匿名的情况下运行,并减少膨胀的官僚主义。

预言机在 DeFi 中的主要用途大致有以下五个:

  • 抵押贷款清算:借贷协议(即 Maker、Compound 和 Aave)依靠价格预言机来决定何时清算用户的抵押贷款。如果一个用户的抵押品下降到某个阈值以下,该账户就会被清算。
  • 衍生品定价:衍生品平台(如 Synthetix、Perp、dYdX)使用预言机实时计算加密资产的价值,品类包含了期权、期货以及合成资产。
  • 指数定价:指数平台(如 Set)使用预言机来检索指数成分的即时价格。
  • 保险协议:保险协议(如 Nexus Mutual)在向区块链报告和发布索赔之前利用预言机来验证索赔。
  • 预测市场:去中心化的预测市场(即 August 和 Gnosis)依靠预言机进行链下事件结算。

预言机如此重要,因此也几乎是所有 DeFi 协议的主要故障点和攻击媒介。预言机本身并不是简单找几个节点获取报价,然后取中位数给链上喂价这么简单,这其实仅仅是预言机的基础功能,但也是预言机的根基。所以必须要通过合理的方式将价格数据在链上生成,就算难度再高,这也几乎是唯一可行的正确逻辑。对于 DeFi 应用程序和协议来说,拥有能提供可靠数据和延迟极小的预言机是至关重要的。每个预言机,无论链上或链下,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弱点。其可能存在的问题也是评估其可靠性的出发点:

  • 51% 攻击:如果一个共谋团体控制了 51% 的大多数节点会怎么样?届时,这部分实体便可以操控哪些价格信息被使用而隐藏哪些,哪些数据认作是绝对真理就由他们说了算了。
  • 镜像攻击:一个预言机节点能否将其数据分享给被它所操控的其他节点呢?然后把虚假的信息像景象一样轻松复制传播。
  • 数据篡改:预言机是否从可信的来源接收数据?外部数据提供者可能会发送被操纵的或错误的数据给预言机。
  • 活跃度问题:预言机是否及时向链上推送了数据?预言机如果没有足够的活跃度而造成更新不及时,就会对依赖它们的智能合约造成破坏性影响。

随着 Web3 金融系统的不断发展,链上和链下数据的准确传输变得越来越重要。预言机无准入协议正在与外部系统、物联网设备和其他软件进一步整合,将外部数据准确传达给链上将是重中之重的发展需求。而且,预言机的设定不是一刀切标准化的。不同的赛道,不同的公司,需要结合他们自身的智能合约特点来设计特定的预言机从而形成他们自己特定的解决方案。这对于接下来我们要介绍的合成资产衍生品来说尤为重要。

以 Synthetix 为代表的“合成资产”(Synths)协议是 DeFi2.0 的又一个当红小生,有了可靠的预言机技术,这个衍生品合约能够将传统线下资产和链上数字资产,包括数字货币、法币、股票、商品期货甚至任何被社区认可的具有价格的资产,都纳入到其合成资产打包中,使交易人员通过质押和交易获利。它是带着 Web3 金融产品出圈,终于把触手伸向线下的急先锋,但是这个急先锋也不好做啊。

简单来说,Synthetix 的用户将包括其代币 SNX 在内的资产进行抵押,以高比例的超额抵押,用来铸造合成资产,比如 sUSD,而这些合成资产可以用来在链上进行其他资产的交易以获得盈利。由于其 CDP 为超额抵押,机制上认为可以确保总体的清算安全。由于其采用 AMM 机制,因此又比普通的 DEX 拥有更高的效率和更低的交易成本。同时,项目方在项目初期推出了大量的奖励机制,吸引了非常多的资金涌入,曾一度达到仅次于 Compound 和 MakerDao 的全网第三锁仓量水平。此时,熟悉的情况又出现了:资金量越大则收益越大,收益越大则吸引越多资金量,在一个牛市里这种情绪会被不断推高,其代币 SNX 和以其为主要构成的合成抵押品价值越高。听起来很不错!

然而,自反性总会来到,只是早晚问题。如果遇到有人恶意操盘打压 SNX 的价格,或者遇到熊市的资金大量抽逃,SNX 的价格承压到了某一个极限点的时候,其所代表的抵押资产价值就会低于早先铸造出来的合成代币。而此时用户们可能早就把合成代币转换成价值更高的其他资产比如 ETH。 在这种情况下,用户是没有兴趣重新换回 SNX 并且补足抵押资产的 。大量的资产长期处于抵押不足的情况,SNX 作为流动性非常差且长期没有上涨潜力的代币会更加无人问津,然后整个平台的规模就会逐渐萎缩,进而产生死亡螺旋的自反性。下图清晰得展示了 Synthetix 从去年的疯狂到如今的跌下神坛的过程。

image

Synthetix 的锁仓量从巅峰期的 30 亿美金跌倒了 5 亿美金,排名从第 3 跌倒了 26 名。令人唏嘘的是,其实这并不代表着其尝试的失败或者路线的错误。只是在 Web3 金融创新的开拓之路上,要用如此复杂的算法合约来融合线上线下的资产,其背后的众多技术都会经受考验,包括:预言机技术、奖励机制设定、清算机制设定、抵押率算法还有加上非常重要的市场大环境的影响,其中一个出了问题都会使得系统遭受巨大压力。更何况,虽然这支项目团队是少有的专注于做产品的团队,但事实证明这个产品还是有很多机制问题需要解决的。币价受到其产品的影响之大又加剧了这个逐利的市场远离他们。烟花过后的落寞,是对这支先驱团队的考验,同样受考验的,还有 Terra 开发的 Mirror 协议和更放飞自我的 UME 等协议。

介于主要的去中心化预言机服务提供商 Chainlink 已经利用其预言机扩展至最高 750 亿美元(目前价值 600 亿)的资产处置规模了,同比增长了 10 倍。我们相信这些探索还将继续,只是,谁又真的能一直赢下去呢?

十二. DeFi 的“人格分裂”和去中心化的前端

Skynet 公司的 David Vorick 说道:“Defi 有一个肮脏的秘密。虽然智能合约本身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开发者团队仍然可以通过他们对前端的掌控进而实现用户的实质掌控。我们很高兴地宣布 Homescreen 这个 Skynet 的新应用程序, 可以让用户完全把他们的 Web3 前端给去中心化了。”

全球的监管者们显然都不是很喜欢 DeFi,事情在好转之前可能会变得更糟,我们会看到 DeFi 分化为 CeDeFi(已知的中心化团队)和 AnonFi(匿名的开发者)。这种分裂更多会发生在前端工具层面,而不是协议层面。

我们看到 Uniswap 从其前端下架了某些代币 ,这显然是对外部法律压力的一种屈服。然后 1inch(过去曾批评过其他项目不坚守 DeFi 的道德观)也对美国用户进行了地理屏蔽,使其前端无法使用,并号称他们将很快推出“专门为美国市场和全球机构投资者设计,符合所有的监管要求”的 1inch Pro 产品。拜托,你之前不还批评别人来着么???

当流行的 DeFi 产品的前端绑定到由核心团队控制的集中式 DNS 或 ENS 地址时,就会产生审查风险和安全问题,一些前端产品甚至可以插入恶意代码,例如窃取用户资金。这会使得 DeFi 产品在监管机构面前失去信誉,监管机构会说:“好吧,既然你明显有能力遵守规则,那你就肯定是一个证券发行者”或者“这里充满欺诈,对投资者不利”。总之无论如何,你很难再做到所谓的“去中心化”了。这一切促使 Skynet 团队宣布一个名为“Homescreen”的新项目,该项目旨在确保 Web3 前端的安全。

三年内,一半的 DeFi 开发可能是匿名的、尖端的、开放研究的,而另一半可能会整合成 CeDeFi。“Homescreen”的推出目的应该就是为前者提供支持。而 1inch 在去年 12 月官宣与 Homescreen 的集成也说明了它的前端去中心化实用价值。

不过在我看来,虽然 AnonFi 和去中心化前端是值得拓展的创新领域,不应该被随便放弃。但过程中还是要注意合规的极限,因为没有人愿意与为暗网客户服务的人为伍。

十三. 当中心化巨头来玩去中心化金融时会发生什么?

接下来就要说到 CeDeFi 了(由中心化服务商提供的去中心化金融服务,老外喜欢编词儿),这个真的很迷。去年法国银行巨头法国兴业银行通过 MakerDAO 的治理论坛提交了一份公开提案,要求将他们的新债券代币批准作为价值 2000 万美元的 DAI 的抵押品。这说明,机构开始要像他们以前在 P2P 贷款市场的做法一样,在合法和有足够流动性能确保他们安全的情况下进入 Defi 领域了。(P2P 当时在中国搞得一地鸡毛)。 image

法国兴业银行不是唯一的独苗,安永和 Polygon 的私链-公链对接、Visa 推出的一个野心勃勃的试图建立连接稳定币和未来央行数字货币的 L2 网络等。如果这个项目能做成,那么它将让人非常兴奋,因为它使稳定币正常化,同时也会使中央银行感到安心,因为这与单纯的稳定币不同,这链接了更强大的中心化资源在里面。正如 Stani 所说:“机构在进入 DeFi 之前需要实习期”。

image

虽然有些人不认同,但未来几年内大多数 DeFi 用户可能都是会经过 KYC(用户资质审查)。这可能是 Web3 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唯一中期解决方案。而且它可以结合一些产品开发的赛道,比如部分储备银行和链外信用评分。当然,这会滋生一个新问题,即机构进入 DeFi 领域是否会使智能合约本身朝着“受监管”的方向进一步发展,以至于项目们会在核心代码层面就产生合规性的“分叉版本”,从而暗自滋生一个保护各种邪恶行为的共谋腐败系统?不要告诉我这是我想多了,也不要告诉我机制具有多强的抵抗力。一旦这个还不强壮的新系统开始对接传统的“体制”,反腐败问题势必是个巨大的挑战。

十四. DeFi 治理和防火墙的建设迫在眉睫

去年秋天,在一次例行的协议升级中,Compound 向用户错误发送了价值 1.6 亿美元的代币,然后急急忙忙通过一系列的社区提议,希望能够追偿。由于社区的信任,他们拿回了一些。但是也被恶嘲了一番。

不过他们并不是唯一遇到问题的人。Uniswap 因向 Defi 教育基金会无条件捐赠 2000 万美元而受到抨击,导致 50% 的 UNI 被迅速抛售。社区不希望被欺骗,即使你把钱花在真正重要的政策公关工作上,也最好告诉他们。Web3 分析公司 Flipside 看到了这一点商机并对社区说,“嘿,我们是不会欺骗你们的,只要给我们 2500 万美元的抵押品,用于“社区主导的分析”。 我们就会帮你们进行持有、质押、并从中赚钱。”相当聪明,但可惜这也引来了包括竞争对手在内的恶意评论和舆论发酵 ,最终该提议失败了,投资机构 a16z 也投了反对票。

有鉴于这种混乱的一锅粥氛围,DeFi 社区治理的基础设施建设迫在眉睫。协议金库的部署、向用户、个人贡献者、供应商和其他组织支付的渠道等,都需要改进优化。这些都是基础工具,如果建设得好, 他们将助推 DAO 取代大多数的公司体制

DeFi 治理项目今天看起来还没有太内卷,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邪恶的东西,建设者们正兢兢业业得研究如何使这个系统的运维不那么复杂和可怕。我们虽然还没有发现很多治理漏洞,但我们仍然处在“黑暗森林”之中。仍有大量的合约漏洞、MEV 抢先交易、闪电贷款操纵,以及项目团队卷款跑路的行为,这都让安全研究人员忙于应对。

用户的资金有时也会处于风险之中,即使是在“安全”的浏览器钱包中。交易所被黑、秘钥在事故中丢失、SIM 卡复制、协议被利用,这个复杂的系统越发复杂,其风险短时间还会继续存在。当你看到如下图一样甚至更复杂的交易体系时,脑袋里第一个想起的可能是有点懵的嗡嗡声,而坏人的脑袋里则想起的是黑钱落袋的“美妙”叮当声。 image 当然我们都知道,我们并不是为了追求无风险收益而投资于 Web3 的。如果你通过 Metamask 钱包买入 DEX 上的代币,你的复杂程度就已经超过了平均水平。而且你应当认识到技术风险是你所需要承担的风险成本中的一部分。但被人利用的感觉还是很糟糕,我希望它不会发生在我和身边任何人身上。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减轻巨型漏洞的影响,即便漏洞确实有助于强化整个生态的免疫系统。因为我们仍然在边缘地区活动,指望人人都要时时刻刻打起精神来其实不现实,无论是意识还是能力都够呛。所以,一套风控和免疫系统的建立非常有必要,现在是做 Web3 安全研究人员或 Web3 保险推销员的最好创业时机,我的朋友!

基于现在智能合约中的锁定总价值已经达到 2000 亿美元以上,安全问题一发生就不是小事。比如 1 月最大的跨链桥 Multichain 发生的安全漏洞导致 300 万美元被黑,同月以太坊 Qubit Finance 被黑 8000 万美元,几天后的 2 月初,大型跨链桥虫洞被黑 3.2 亿美元的事件(史上第二大黑客攻击事件)。短时间内集中式的黑客攻击代表现在的安全环境依然令人担忧,即便是这些大型基础设施公司都被反复按在地上不止摩擦了一遍。加上去年 8 月 10 日的 Poly Network 6 亿美元创纪录攻击事件虽然由于白帽黑客、项目方、交易平台与黑客的不懈周旋最后化险为夷,但是警钟一再敲响。安全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完善是大家目前非常大的需求。

在这方面,有三个方面值得关注。1)智能合约保险,如 Nexus,目前总锁仓量 4.4 亿美元,排名第 22 位,这是第一个 Web3 保险明星项目,但肯定不是最后一个。2)经验证的安全智能合约库和安保服务。例如,Forta 这个产品,提供了一个“企业级的运维安保平台”,它通过节点网络检测系统内的威胁,通过激励节点操作者来时刻监视那些违法或不良的行为。它是 DeFi 的一个中枢神经系统,哪怕只是一个小问题,它的网络也会将该信息迅速发送到正确的大脑, 如果情况严重则会自动形成一个断路器 。3)智能合约安全研究人员。这类专业人员一定会成为行业长期追捧的明星。说得难听点,只要他们想,谁都乐意投资他们。你看,像知名的白帽黑客 Samczsun 在 SushiSwap 中发现了一个价值 3.5 亿美元的漏洞,该漏洞盗用了行业巨擎 Uniswap 的原始代码。如果这个漏洞没有被发现,将会是一个惊天大案。 这位黑客的仗义相助很可能拯救了该项目和它的用户。

最后,关于风控,还有一个大众情绪的问题要讲。传统角度来看,人们不会购买还有大量代币锁定的项目。上市的中心化交易所 Coinbase 有 10,000,000,000 股授权的 A 类普通股,但只有 155,243,470 股流通股。这并没有使他们的全面摊薄估值达到 5 万亿美元。许多协议也是如此。所以当有人说币安创始人 CZ 是华人首富时,他的恐慌和解释也是非常合理的(偷笑)。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重要的是了解一个项目中,对代币的支配权和控制权由什么样的人们掌握着。有多少是由巨鲸控制的?项目团队、创始人、风险投资公司的锁仓情况、仓位大小和他们的意图想法是什么?这很重要,因为如果这些都在对的方向上,那么代币集中一点未必是坏事,相反的话就应该格外谨慎了。比如,尽管 Joe Lubin 早期拥有大量以太坊的筹码,但以太坊做得还是很好。你也可能会喜欢 Solana,因为你知道 SBF(Sam Bankman Fried)这个全世界 30 岁以下最富有的肥宅程序员掌控了它的 30% 的供应量。

传统行业的背景下,一旦遇到股东变现或者创始团队股权解锁,大家都会开始紧张得想:“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不过在 Web3 领域,大家都开始接受“看涨解锁”的说法,人们更加信任专业投资人和团队,认为他们在上涨过程中是专业的卖家,而不是在下跌中恐慌的散户卖家。这种看涨解锁会带来潜在的两个好处:引入更多新的贡献者,并使团队在享受变现后的财富增值后更有激情去面对接下来的挑战。毕竟 WAGMI 不能只是口号,不变现,怎么能更好得持有呢?

诸位,到这里,DeFi 及 Web3 金融的主要内容都写完了!我用了两章为各位详细讲述了这个领域最艰深也是最玄妙的一个部分。想来你和我的朋友一样,读完后基本只可能有两种感觉:哇塞这个太妙了,还能这么玩?或者是,真看不懂,再看看吧……

好吧,这两种观点我都同意,因为他们都是现实的写照。如同我说的:“伟大创举和庞氏骗局往往只隔着一张纸,市场最终会发出自己的声音。”而我的朋友,无论你是投资精英还是普通玩家,面对如此纷繁复杂、滚滚而来的 Web3 金融浪潮,请做好一件事情——了解你将要投资的项目,做好风险和收益的权衡,然后相信自己的判断并且学会为此买单。